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上古女帝:神君请指教 绝宋 全职明星

第164章 程志星的消极

      ( )< ="">

    “那倒不用了。”顾庸摇了摇头,看着门外的陈峰道“吧!到底是什么事?”

    “昨晚饭前的事,你是否考虑过自己会不会做的太过了点?”陈峰绕开站在门口的顾庸坐在沙发上道。

    “过了点?”顾庸一声冷笑,坐在陈峰的旁边摇了摇头。

    陈峰叹了口气收起了笑容道“最近我不希望你收起你的脾气不要再瞎折腾,如果你真的没事干的话,你去和程志星聊一聊。”

    “我会去的。”顾庸点了点头。

    “还有,这个给你,随时保持联络。”陈峰忽然从腰间取出一台对讲机来递给顾庸。

    “那我就先告辞了。”陈峰拍了拍沙发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头也不回的留下了一句话“不要再打破这些微妙的平衡。”

    顾庸看着手里陈峰留下的对讲机,听了陈峰的一番话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从沙发上坐起来,顾庸下了楼,一路来到了别墅区,看门守卫对顾庸行了一礼,顾庸点了点头进入了别墅区内。

    别墅区十座有九座都是空房子,各种物资装满了这这些别墅,当然其中食物的数量不是很多,如果不是顾庸带回了的巨量食物,不定这里真会陷入食物危机。

    又回到了熟悉地方,顾庸在门口站了许久,但始终不敢从大门进入其中,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再怕什么,尸山尸海都闯过,再怎么也不会害怕这个地方。

    猛吸了一口气,顾庸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只等了一会,程璐就给他开了门,程璐对顾庸印象还是不错的,一见顾庸便道“顾庸叔叔,你来看我了。”

    “乖,你爸爸呢?”顾庸摸了摸程璐的脑袋,有礼貌的孩子在哪里都比较吃香。

    “爸爸他在厨房做饭,要喊他吗?”程璐指着厨房道。

    “不用不用”顾庸捏了捏程璐的脸,发现程志星还没亏待自己的孩子,这家伙脸上的肉比顾庸都要多,顾庸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沙发边坐下问道“这几你爸爸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程璐挠了挠头想了许久才道“一开始,爸爸一个人把自己锁在地下室里,直到陈叔叔和他聊了很久,我爸爸这才从地下室出来,平常也不出门,就是一直陪我玩。”

    “这样啊!”顾庸点了点头,看来陈峰开导过了程志星,不知道程志星放下了董晟这个心结没有。

    “我觉得你今应该会来看我。”正当顾庸琢磨这些事时,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打断了顾庸思绪。

    “要一块吃早餐吗?”程志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餐桌前,手里端着碟子,正对着顾庸微笑。

    顾庸看着眼前的程志星,他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眼睛里多了些淡然,气质上多了些随和,和顾庸刚见到他时已经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顾庸也形容不出。

    “好,好吧!”现在看着程志星,顾庸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董晟的死多多少少都跟顾庸有关系。

    餐桌上,是一碟子腌菜,几个馒头和三碗白粥,程志星用筷子夹了一块腌菜道“千万不要嫌弃这菜寒酸,大早上还是吃的淡一点好,中午我们两个再喝一杯了吧,我来做菜。”

    顾庸点了点头没有话,早饭就在这个无声的环境中结束,程志星对程璐道“璐,我和你顾庸叔叔有话要,你去楼上看书吧。”

    程璐乖巧的点了点头,便上了楼留下顾庸和程志星两个人,程志星从餐桌上坐了起来,二人都坐在沙发上,程志星先开口道“我虽然一直在家,但对区里发生的事还是有所耳闻,听你把蔡思瑛那个孩子接回了家对吧!”

    顾庸点了点头没有话,想等着程志星先,程志星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今你可能也是为了这件事来兴师问罪的,不过,发生这些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所以你就任由这些龌龊的事发生在一个孩子身上。”顾庸冷笑道。

    程志星摆了摆手道“先别急,听我完,你要知道我不可能将任何事做到尽善尽美,不然我也不会选择将这一切托付给陈峰,你不知道之前发生了前因后果,所以你的误会,我并你不怪你。”

    顾庸默不作声,他也认同程志星这句话,程志星接着道“你帮我弥补这个错误,我也非常感谢你,这也是我一个心结,现在解开了,我也很开心。”

    到这里,二人又陷入沉默,顾庸也不知道该些什么了,倒是程志星烧了一壶茶,泡了些茶叶给顾庸喝,二人便抽着烟品着茶,直到十一点半,程志星看了看手表道“我该去做饭了,地下室里有瓶白酒,你去替我拿上来。”完程志星去了厨房。

    顾庸将最后一口烟吸掉,掐灭了烟头,走进了地下室开了门,地下室里并没有任何的照明,顾庸摸了摸墙壁开了灯,却没想到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缩在角落里的人,这个人的脖子被铁链紧紧绑住脖子,看见顾庸便冲了上来,发出了熟悉吼声。

    “潜伏者!!”顾庸猛退了两三步差点一屁股坐在楼梯上,这里的地下室里竟然藏着一个潜伏者。

    顾庸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发现这是一个残缺不算的潜伏者,只有一条胳膊,其他一手两脚都已经消失不见,看着这个潜伏者熟悉衣服和那极具女性特征的干瘪胸部,这个潜伏者竟然是董晟!!

    知道了潜伏者的身份,顾庸心中五味杂陈,不出的难受,为什么董晟变成了潜伏者程志星还要留着她,顾庸这点能理解,但他理解不了的是程志星似乎是故意让顾庸下地下室里来发现董晟的,这顾庸倒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不过,顾庸先打算将这个事放放,董晟没了手脚自然不难解决,他想看看程志星打算怎么。

    打定主意,顾庸从地下室柜子上拿了瓶白酒,在离开地下室时将门关紧了以免董晟跑出来,回到客厅,顾庸点上一根烟先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喝下,等着程志星做好饭菜。

    等了半个时,饭菜上桌,这几道菜竟然是之前和程志星吃的一模一样,程志星意味深长看了顾庸一眼,顾庸猜不到眼神里的意思,所以他还是沉默着。

    “把酒满上。”程志星坐在顾庸对面拍了拍桌子道。

    顾庸倒了两杯酒,程志星把自己那一杯喝完,顾庸又替他到了一杯,程志星端着这杯酒许久,眼圈竟有些微红,顾庸拍了拍他的肩膀举了举自己的酒杯道“敬董晟。”

    这个汉子听了这句话,眼眶顿时红了起来,他也举起酒杯沉声道“敬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杯中酒尽,一切都在不言之中,顾庸点了点头道“你该知道有些东西不能留,照顾好还活着的,别了那些已经过去的。”

    程志星捂着自己脸忽然出了一句名言“大道理我都懂,可我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程志星揉了揉脸“程璐,现在只有我儿子是我的一切,其他的都无关紧要了,顾庸,我累了!”

    “好好休息吧!”顾庸点了点头,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根筷子道“还有什么想和董晟的?”

    “没有了,快去吧!不然我怕我会改变心意。”程志星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顾庸从座子上站起身来走进了地下室,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顾庸叹了口气道“董晟,谢谢你,再见!”

    再回到餐桌上,程志星喝了不少酒,再加上他的心烦事,醉的比平常快,顾庸给他盖上了一张毛毯,坐在程志星的沙发上也睡了会。

    ……

    晚上夜风不错,三胖子躺在瞭望台上挠了挠肚皮,拍死一只在他大腿上贪婪吸食他的血液的蚊子,三胖子怒不可遏,和顾庸回来后,三胖子认为自己也算是一个名人,没想到,自己还是回归原处,任何改变都没有。

    “铅笔头,是不是我卖相不太好,都没有人赏识我。”三胖子靠在躺椅上嘟囔着。

    “你嚷什么呢?没人赏识你算是正常,这不也没人赏识比你还优秀的我。”被三胖子叫铅笔头的是个瘦瘦高高的男子,头上头发稀疏看起来就像一杆削好的铅笔。

    “你算什么东西!”三胖子一下怒了,随即三胖子想到了什么冷笑起来,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包烟来道“你这家伙,还是不懂事!”

    铅笔头见三胖子手里烟顿时眼中冒出了精光,伸手就要烟抽,三胖子摆了摆手“你什么好呢?个子这么高不能打不能扛,还不懂人情世故,长了一对狗眼还老是看人低。”

    “三胖哥,教训的是!”铅笔头赶紧附道,顿时一顿马屁接连不断。

    三胖子正被拍的爽呢,却没想到区围墙外就是猛的一阵,二人警觉起来,三胖子掏出一根烟道“给你烟,你去看看是什么东西?”

    “就一根?”铅笔头看着三胖子手里的烟撇嘴道。

    “再贫一根都没有!”三胖子怒了。

    “好好好,我去,我去。”铅笔头不情愿的从瞭望台上探出半个身子到围墙外,接着,铅笔头整个人被拖了下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