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上古女帝:神君请指教 绝宋 全职明星

第5398章 初见渡江候,初次交锋

      “来了!”

    神色一变,宙先知一时间也顾不得其他,大手一挥直接就散去了宇宙世界。

    做完这一切,他目光看向天篷妖尊道:“你准备一下吧!”

    “我会在暗处观察者,一旦有不利的情况下就直接动手!”

    说完,宙先知的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不见,甚至在整个房间之内也没有其任何气息的存在。

    “好强大的隐匿之术!”

    眼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天篷妖尊忍不住的开口感慨。

    同时,他也迅速的将自身情绪收敛起来,心念一动,直接就将妖尊的暗黑之力覆盖自身,确保不会被看出端倪。

    待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迈步就走到了前端的桌子旁坐下身,耐心的等待起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来了!”

    听到脚步声,天篷妖尊内心一动,顿时面色肃然三分的同时,随意的取出白玉酒壶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大门之外刚刚才提醒宙先知之人的声音再度响彻:“大人,那位客人就在这里面!”

    “嗯,知道了!”

    “你先下去吧!”

    伴随着一道不容置疑的声音响彻,那房间紧闭着的大门就随之被推开。

    紧接着就看到一名五十多岁模样的男子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在他身后的区域一男一女紧随,其中男子外貌与之极其的相似,而女子则是带上了面纱的云妍妍。

    嘎叽——

    房间大门关闭,渡江候耶云淼的目光随之聚集在了天篷妖尊的身上,神色变幻了一下之后,随即迈步上去道:“诸位公子,久等了!”

    闻言,天篷妖尊喝酒的动作为之一顿,放下了手中的白玉酒壶之后,目光撇了渡江候一眼,神色傲然道:“就是你让我请我来此地?”

    说着,他整个人依靠在了椅子之上,看似放松戒备,但周身法力运转却也没有任何放松的意思。

    “是我!”

    见此情形,渡江候非但没有怀疑,反而是重重舒了口气,大手一挥的同时,一股结界随之浮现就将房间包裹在内。

    待做完这一切之后,渡江候给身后儿女施了一个眼色,随即三人迈步就随之走上前来。

    待抵达了天篷妖尊身前的区域之后,渡江候三人也不在迟疑什么,躬身一轮道:“拜见公子!”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面对询问,天篷妖尊表面上不动神色,内心却也是重重舒了口气。

    从渡江候此番的反映来看,后者并未怀疑自己的身份,这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儿。

    同样的,后者也并未彻底的信任他,此番询问他的姓名却也是想要再度确定一下。

    “不过很可惜,你试探不了我!”

    内心冷笑一声,天篷妖尊表面上神色淡然道;“你可以叫我帝昊!”

    说着,他心念一动,其双眸光辉璀璨间,帝眸直接就随之演化为重瞳,那诡异的双腿浮现,宛如窥视一切,深究他人灵魂。

    “重瞳者!”

    惊呼声起,在渡江候身后的男子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道:“不可能,重瞳者可是六阶鸿蒙掌控者的境界,你不过区区鸿蒙掌控者一重罢了,你根本不可能是他!”

    此话一出,场内的空气为之一顿。

    紧接着,天篷妖尊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意悄然升起,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稍有不对的举动只怕就会被人给镇压。

    “还真是不好骗啊。”

    内心苦笑一声,天篷妖尊却也没有露出任何畏惧之色,面色难看的说道;“吾就是帝昊,何须假冒!”

    “至于修为的事情很简单,我的确并非真正的重瞳者,但我却也在重瞳者,我跟他本就是一体的!”

    说到这里,天篷妖尊又撇了一眼不动神色的渡江候,神色漠然道;“如果不是因为那宙先知的突袭,你们认为我会需要你们的帮助?”

    闻言,渡江候父子沉默了。

    在他们身旁的云妍妍此刻眼底则是露出一丝惊讶。

    他可知道天篷妖尊的虚实,更清楚后者不可能是什么赤龙之子,却也没想到后者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居然还能够如此的游刃有余。

    下意识的,云妍妍就迈步上去开口打破场内压抑气氛:“父亲,就是此人的话是真是假?”

    闻言,渡江候又是一阵沉默。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渡江候猛然抬起头,对着天篷妖尊露出一丝笑容的同时,猛的转身一巴掌打在了他儿子的脸颊上,口中喝斥道:“云烨休得无礼,还不速速跟帝昊公子道歉!”

    “父亲!”

    被打了一巴掌,云烨有些发懵,下意识张嘴就想要辩解。

    可是在看到渡江候那愤怒的目光后者,他到嘴边的话语却也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双拳下意识紧握的同时,却也不得不迈步上去对着天篷妖尊躬身行礼赔罪道;“云烨多有冒犯,还请公子赎罪!”

    “起来吧!”

    随意的摆了摆手,天篷妖尊不可能真的为难后者,毕竟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况,渡江候给了他台阶他如果不下的话,对于大家都没有好处。

    想到这里,天篷妖尊也不在理会那云烨的存在,直接就看向渡江候道;“说了这么多,你又是什么人?”

    说着,他眼底适当的露出一丝疑惑。

    虽然他已经知道后者是渡江候,但帝昊不可能知道,所以,他必须要装的相似才行。

    “公子不认识我!”

    眉头一挑,渡江候看了天篷妖尊一眼,似乎有些怀疑,甚至身上隐隐约约还有一丝的力量波动在躁动。

    “唬我!”

    见此情形,天篷妖尊却丝毫不惧,内心冷笑的同时根本不相信后者胆敢对自己出手,随意摆了摆手道:“本公子需要认识你吗?”

    “如果不是被人算计,你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本公子!”

    “不过你既然来了,那就代表着你跟家父有关系吧,现在的情况你也应该很清楚,我需要离开天启城,将重要的信息传递出去,减少我黑暗世界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