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三千五百九十九章 战争手段

      故而不动手则已,一动手那就完蛋,总之陈洪那一声尖锐的口哨让村子里面冲出来了五百多拿着武器的百姓。

    虽说大多都是常规的弓箭,制式大刀,没有什么长兵器和违禁的强弩,可这么一大群人从四面八方冲过来,王越也慌得很。

    破界怎么了,破界也是要讲基本法的,云气下和正规军单挑,不赶紧跑,被围起来,破界也是被打死的对象。

    “张哥,有个硬茬,强弩呢?快去民兵队将强弩拿过来。”王越终归是没下死手,用巧力将陈洪挑飞,单挑的话,别说是陈洪了,李条都打不过王越,不过陈洪这家伙也是皮糙肉厚,被再次甩出去,爬起来当即对冲过来的张都吼道。

    张都看到陈洪飞出去,摔地上弹了两下爬起来就知道事情不妙,听到陈洪这么喊,二话没说赶紧让自己的手下去民兵队端强弩,然后自己带了十几个退伍老兵扛着锄头冲了过来。

    王越眼见张都带的那些士卒,面色一黑,别看穿的是皮甲,但那相互掩护往前行进的方式,王越就知道这群人都属于精锐骨干,而王越压根不想跟这群人动手,先将刘协救出去再说。

    故而也没多话,转身就朝着刘协方向追去,这东王村的云气越来越重了,再这么下去,王越都怀疑自己一个破界猛男,能不能发挥出内气离体的战斗力,先救人再说。

    然而王越刚转身,就生出了些许危险的感觉,微微偏头,箭矢从耳旁飞了过去,而后周身都感觉到了些许的危险,迅速闪避,结果愣是没彻底躲过去,最后只能拿佩剑将所有的箭矢扫飞。

    “我不想跟你们动手。”王越冷冷的看着聚集起来的弓箭手,领头的民兵队长拿着大黄弓,粗大的指骨按住白羽箭,随时都有可能给王越再次补上几箭。

    “内气离体?”张都眯着眼睛看着王越,然后隔了一会儿,神色慎重了很多,“不,破界强者,这可真的是出大麻烦了。”

    张都没和破界级交手过,但是见过不少的破界好手,当年赵云耍赖皮的时候,就找过李条,薛州,陈洪这些人给马云禄搞了一个保过班,条哥的战斗力就不用说了,内气离体好手,薛州这几个实力都差不多,也曾在战场和其他地方见过破界级强者。

    故而张都很自然的从王越身上感受到了那种顶级强者的压力。

    “别让人靠近了,这是个破界。”张都传音给其他人说道,“弓箭准备,做好牺牲的准备,一旦他动起来,我们三个先往上冲,绞丝钢线做好准备,这次可能真的出大麻烦了。”

    “没问题。”手骨粗大的那个民兵队长,神色冷漠的说道,然后给身侧弓箭队一个眼神,弓箭手都心有灵犀的后撤,开始整肃为小型的雁形阵,做好交叉射击的准备。

    “我这边也没问题。”陈洪将钉耙握紧,做好准备,就他们哥仨面对一个破界,死得概率极大,就算是有云气镇压,可东王村这云气又不是大城云气,士卒虽说不少,但想要组个双天赋阵型镇压,怕是没希望,这种情况下,对方基本还有内气离体的战斗力。

    思及这一点,陈洪微微将身体下压,做好扑击锁人的准备,虽说这么干,大概率自己第一个完蛋,但一个能随便动用内气的内气离体,那可真的是非常危险的。

    “动手!”陈洪扑击出去的瞬间,张都也跟着扑了出去,而民兵队长则是大声下令之后,也紧跟着扑了过去,三个人同时冲向王越,然而交手不过三息,陈洪三人便倒飞了出去。

    没办法,这年头,大军攻伐,王越确实是没办法,但小规模砍杀,王越堪称天下无敌,而不动用超限的战斗力,比技巧的话,赵云,吕布这种人物来了都没用。

    陈洪等人想的不错,但面对王越根本没用,直接被踢飞了出去。

    做完这一步,王越想也不想直接跃上戏台,从后门冲了出去,准备带着刘协赶紧跑路,虽说并不是打不过这群人,但王越根本不想动手,甚至王越还想让刘协吃点亏,冷静冷静。

    什么天命之子,王霸之气,说实话,这么多年王越根本没见过刘协有过这种东西,早点被现实锤上几顿,在王越看来对大家都有好处。

    这也是为什么王越一开始不直接提着刘协的后领赶紧跑路,而是随手拽住刘协的后裳,将刘协往后丢,因为王越是真的想让刘协吃吃苦头,好认清当前的现实情况。

    现在王越花费了一分钟将戏台正前方真正带着武器的民兵击败,然后才走后门去找刘协,虽说王越有在刘协身上留下印记,以便于自己好寻找,但这不紧不慢的动作还是暴露了王越真实的想法。

    我就想看刘协挨一顿毒打,会不会认清现实!

    不会出人命的,毕竟当时戏台下汇聚的两百多人,除了陈洪拿了一柄钉耙,其他青壮都是空手,王越寻思着就算是追上了刘协,也最多是一顿毒打,而不动用武器,这顿毒打不算很致命。

    毕竟愍帝也是有腿的啊,虽说没有脑子,但是有腿他会跑啊,没那么容易会被逮住,一顿毒打也要不了小命,稳~

    本着这样的想法,王越从戏台后门冲出去,沿着颇为狼藉的小道往前找人,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外袍不知道丢到了哪里,鞋子少了一支,金冠没了,披头散发,面色狰狞,如同疯子的刘协。

    “陛下受惊了。”王越欠身一礼,面子上还是保持着尊敬之色,当然心里怎么想,那就不知道。

    刘协现在无比的悲愤,之前他被两百多青壮一路狂追,多年养尊处优的刘协如何能跑的过那群青壮,吃奶的劲儿都试出来了,成功拐过了好几个小巷勉勉强强甩掉了,可惜自己那一身服袍太过扎眼,结果又被发现了,刘协二话没说赶紧脱外袍,丢金冠。

    可惜就算是如此狼狈不堪,鞋都跑丢了的刘协最后还是被几名熟悉地形的壮汉给堵住了,这年头,泰山人学自老秦人的手法,绝不饶舌,上去就是一拳,就这一拳当场就将刘协打哭了。

    说实话,东王村青壮是懵的,这年头纯爷们可以被打死,但绝对不会被打哭,故而刘协被一拳打趴下在地上哭之后,四个猛男都有些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手。

    然后王越就来了,王越落地一个巧力,将四个猛男全都丢巷子里面了,当然猛男都没受伤。

    “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王越来了之后,原本爬地上哭的刘协,一抹眼泪,面露凶残之色,指着被王越丢出去的四个人愤怒的说道,当然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朕不朕了。

    “我觉得我们赶紧撤吧,对面大军来了。”王越平静的说道,话说间几根箭矢已经从远处飞了过来,王越瞅准其中六七根箭矢,耗费内气给刘协来了一个描边射法,瞬间刘协就不闹了。

    “撤,赶紧撤,等回头我夺回皇位,一定要让这群人好看。”刘协悲愤的怒吼道,王越则是无可奈何,这还是得打击啊。

    于是王越也不多话,带着刘协赶紧往出冲,至于种辑,种辑这时还在其他地方呢,种辑听说刘协要招兵就心生不妙,已经其他去奉高驻军那边准备借个两三百人过来保护刘协不被人打死。

    当然种辑也没有想过刘协暴露的会这么快,以至于他的准备还没有发动,王越和刘协已经开始跑路了。

    本来王越带着刘协跑路并不算很困难,然而王越疏忽了一些地方,他是游侠和武者的思维,但张都三人明显是战争思维,故而在王越找刘协,往出冲的时候,张都三人已经开始按照战争打法开始封锁东王村,准备军团攻击锁定打击了。

    这里得说一个题外话,东王村是一个大村,有两千多人,建立于十一年前,属于最早集村并寨的村寨之一,所有这村子是有城墙的,这是集村并寨之后给于的部分好处,城墙这种东西,并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修建的,而且高度也有限制。

    然而这都不是问题,东王村花费了十一年,在不能加高的情况下,每年农闲努力夯土加厚城墙,目前已经有八米厚。

    正常情况下这城墙是没用的,但是人类多年以来的习惯,总是喜欢围上一圈,哪怕到二十一世纪,如果有钱有闲,自己建设老家的时候能围一圈的,人类依旧喜欢围一圈,虽说围一圈的意义何在,谁也不知道,但就跟猫喜欢窝在纸盒子里面一样,人类也喜欢围起来。

    可现在这城墙真的发挥了作用,张都三人第一时间封锁了城墙,民兵队的强弩直接上城墙,单挑?开什么玩笑,当然是按照战争的方式来打啊。

    故而当王越带着刘协冲出住宅区,准备出去的时候,迎面而来就是一道军团攻击,然后就是密密麻麻不要钱的箭矢和弩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