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一十四章 前辈!咱们还是可以再论道一番!

      乙木城宫殿中敖丙看着扑倒自己怀中的小汐音和小龙吉,目光疑惑的朝着琼霄看去。

    “两个小家伙非要闹着来找你,所以在你父王的同意下,我带着两个小家伙过来找你。”

    琼霄笑着说道,然后身影直接循着碧霄的气息朝着碧霄所在的宫殿飞去。

    没过一会琼霄就带着一脸委屈的碧霄来到大殿之中,敖丙看着碧霄的样子也是微微一笑,显然是被琼霄给教训了。

    “琼霄仙子,刚才你走的急,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看着走进来的碧霄,小汐音和龙吉直接挣开抱着她们两个说话的敖丙,迈着小短腿朝着碧霄奔去。

    碧霄脸上的委屈也瞬间消散,笑着抱起两个小家伙。

    “我就带着这两个小家伙见了白泽前辈一面,然后白泽前辈就放我们进来了。”

    琼霄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敖丙眨了眨眼睛,然后敖丙瞬间懂了琼霄的意思,然后朝着小汐音和小龙吉说道。

    “你们两个小家伙不好好的待在龙宫,一天就知道瞎胡闹。”

    敖丙表面上在给两个小家伙说话,实际上暗中朝着琼霄传音问着琼霄发现了什么。

    “白泽妖圣似乎不是因为我截教弟子的身份放我进来,自从进来之后虽然没有说几句话,但是我感觉他的目光始终在两个小家伙身上。”

    了解了情况,敖丙心中也大概对于白泽方琼霄和两个小家伙进来的原因。

    很显然白泽已经发现了小龙吉的身份,只不过接下来白泽妖圣会做什么样的选择,这个情况让敖丙感到无比的棘手。

    “看来我这一次不应该带着两个小家伙来这里。”

    琼霄的声音再一次在敖丙的心中响起,敖丙只是露出一个只有琼霄才懂的笑容。

    “现在,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于这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谁也没有办法猜透他的心思。”

    敖丙的话语让琼霄也只能平静的笑了笑了,一时之间整个大殿中敖丙和琼霄含笑的看着玩闹的碧霄和两个小家伙。

    监牢中白泽是眼神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芒,脑海中不断的思考着陆压他们在南瞻部洲的计划。

    时间渐渐的推移,白泽眼中的目光突然如同远古星辰散发出来的光芒一样冰冷。

    一幅幅残缺的画面不断的在白泽的眼中闪过,很快一道恐怖的威压出现在白泽的头顶,一口鲜血从白泽的口中喷出,白泽眼前的画面瞬间消散。

    “看来还是不行,没有那个小家伙谁也找不到那玉帝真身的转世之身。”

    沙哑的声音从白泽的口中缓慢的说出,白泽心中已经明白小龙吉才是寻找玉帝转世之身的唯一途径。

    身影再一次坐直,笼罩在乙木城的星光开始快速的消散,然后原本放在桌子上的青灯直接飞入白泽的元神中。

    随着青灯进入白泽的元神中,白泽的脸色逐渐的恢复正常,原本笼罩头顶的威压也逐渐的消失。

    面对黑暗的监牢,白泽幽幽一叹,起身缓慢的迈出一步,身影再一次出现在敖丙几人所在的宫殿中。

    看着突然出现的白泽,碧霄直接带着两个小家伙躲在琼霄的身后,显然白泽带给碧霄的记忆还是很深刻。

    “见过前辈!”

    敖丙和琼霄一同朝着白泽行礼道。

    “敖丙神通确实不敌天数,这一次老妖我不拦你了。”

    白泽说着直接准备转身离去。

    “前辈!咱们还是可以再论道一番。”

    敖丙的话语说出口,碧霄一脸呆滞的朝着敖丙看去,眼神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目光。

    “小家伙你到是观入微,只不过你觉得我白泽想要离开你们三个能够拦得住我?”

    白泽转过头,深邃的目光朝着敖丙看去,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

    “前辈说笑了,敖丙怎么可能阻拦前辈,只不过晚辈一直比较仰慕前辈,感觉前辈在这洪荒现在难得能够独善其身之人,所以想要向前辈请教一番而已。”

    祖龙印出现在敖丙的头顶上,一道道灵光散发快速的笼罩住整个大殿之后,敖丙这才开口朝着白泽说道。

    白泽看着笼罩在大殿上的灵光,淡然的一笑,然后随意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现在我才发现,我把你这条小青龙还是没有看透,你的做事方式总是这么莫名其妙。”

    听到白泽的话语,敖丙只是笑了笑,然后走到白泽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碧霄仙子,你带着两个小家伙出去逛一圈,然后让敖霸他们如往常一样。”

    碧霄听到敖丙的话,目光不满的朝着敖丙看去,但是在琼霄严厉的目光下还是朝着敖丙冷哼一声之后,带着两个小家伙走出大殿。

    “我这乙木城前辈待了无数年,我想这乙木城还是很符合前辈的要求,不如前辈和我就在这乙木城待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中晚辈也好向前辈请教一些上古秘闻,而且也能朝着前辈学习一些权谋之术。”

    看着脸上布满笑容的敖丙,白泽不由的感觉眼前的这个小家伙不应该是龙族,更应该是那些青丘的狐狸。

    “看来你是真的不想参与到那些事情之中,但是有些事情你清楚不是你不想参与就能不参与,而且对于这种身不由己的事情我想你比我应该更加清楚。”

    白泽笑着说道,敖丙脸上笑容却比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对于白泽口中的意思,敖丙心中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让敖丙知道了一点,那就是寻找玉帝转世之身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通过小龙吉。

    至于这个方法到现在诸位圣人老爷并没有让他们下面的弟子知道,或许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诸位圣人老爷想要玉帝的转世之身出现什么一些什么事情。

    “我想前辈和我还是不要离开乙木城,或许对于前辈来说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的敖丙淡然的朝着白泽说道,白泽脸上的笑容并没有丝毫的变化。

    敖丙看着白泽没有丝毫变化的神情,心中无比的疑惑,自己这种隐晦的提示,以对方的智慧绝对是能够想透。

    “小家伙,不用疑惑了,你的意思我无比的清楚,但是他们来说不管怎么样这一次都是有一丝机会存在。

    只要有这样的一丝机会的存在,你觉得心怀执念的他们会轻易放弃吗?”

    白泽的话语让敖丙一愣,速记有不有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确实对于那些心怀执念的人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一个机会。哪怕是这一次被人利用,但是被人利用也就意味存在这机会。

    “既然前辈知道最终的结果,为什么任由他们这样随意妄为,要知道现在的妖族积累一些实力可是很不容易。”

    敖丙不解的朝着白泽问道。

    “现在的妖族,那是现在的妖族,不在我认可的妖族,我白泽现在唯一的使命就是保护那位不受到任何威胁生命的危险。”

    白泽语气冰冷的话语,终于让敖丙明白为什么这位自从巫妖大战中会后一直在这乙木城从未在洪荒露面。

    在白泽妖圣的眼中,妖族早已经在那场巫妖大战中帝俊和东皇陨落之后就烟消云散,或许现在的妖族在这位妖圣的眼中只是那位圣母的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