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上门

      石当天看着沙蚀希的模样,便知道那墙是他干的……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也很无辜啊!对,沙蚀希的确很无辜……他当初的沙石掌修炼到巅峰境界之后,威力都接近二段灵技,如今刚升到聚灵境二重巅峰,天地灵力还残留不少在他体内而无法消化的,就刚才那一掌就已经将那些天地灵力尽泄出去,没有多少残留的了。若是再重新打出一掌,恐怕要隔空一两米才能打穿一堵石墙!

    “是你这兔崽子啊!怎么那么勤奋?刚来的那三天都不见你这么早起床练功啊!”石当天自感到诧异,但当他看清楚沙蚀希如今的修为时,不禁大吃一惊:“你升级了?!聚灵境二重巅峰?在这地方若是没什么宝物的话再怎么也不能从一重后期晋级到二重巅峰吧?”

    “我也不知道,只是昨晚吃了一颗血参、三棵通络草,吸收完之后的随便一坐后的冥想似乎很投入,在之前都没试过有那么投入的冥想,原因大概就是这样吧?”沙蚀希挠了挠头,回想昨晚的状态,似乎还真的有点奇怪,当时的冥想似乎很投入,感悟到的东西似乎更多了,什么都是事半功倍一般。

    石当天听完沙蚀希的描述之后,不禁发愣,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绕着沙蚀希走了一圈,也看了一圈,最终无语地说道:“丫的,随便一个打坐就进入深度冥想,这还是人吗?这是人吗?”

    沙蚀希闻言,心中升起疑惑——深度冥想?什么来的?似乎比普通冥想要牛掰啊?!他刚想问问石当天,可石当天背着手远去,还一边说着‘不可能!’‘这是人吗?’……

    “这丫的,怎么了这是?”狼离符从一处房顶跳下来,如一头饿狼般的声影,落地无声。

    “噗!”

    沙蚀希本想回答狼离符的,但是当他看到狼离符的样子时,不禁哈哈大笑。

    “怎么了?”狼离符有点着急,摸不着头脑,问道。

    只见沙蚀希指了指他的身子,狼离符便一看,顿间满头黑线——自己是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衣跑出来的……草!忘记换睡衣了!

    狼离符迅速地隐进了屋子里,估摸一分钟后便又闪了出来,这次不是睡服了……是正正当当的劲装。

    “怎么了?”

    “你问他。”沙蚀希指了指不远处的石当天,看得出那里冤魂满天,怨怨怨怨……

    “怎么了你?一大早地蹲在这里画圈?”

    “深度冥想,深度冥想,深度冥想……”

    “啥?深度冥想?谁啊?!”狼离符听到这个词后,很是惊讶,便问道。

    “臭小子说他随便一做,之后的冥想就很投入了……”

    “……随便一坐……”

    狼离符沉着脸,看向沙蚀希,才发现沙蚀希的修为又进了一步,之后默默地转过头来,和石当天一起画圈。

    “深度冥想,深度冥想,深度冥想……”

    “你们干了个鸟啊?一大早在那叽里咕噜的!”

    此时,龙泽也走了出来,这次的这位不是睡衣男……龙泽攥着金剑,急冲冲地跑了过来,本想查看一下哪里来的轰隆响,却看见石当天和狼离符在那里画圈圈。

    “深度冥想,深度冥想,深度冥想……”

    “深度冥想?谁啊?能深度冥想?”龙泽显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还拿着剑比划两下,说:“让他出来单挑啊!”

    画圈的两人同时指向沙蚀希,失神地说道:“臭小子说他随便一做,之后的冥想就很投入了……”

    龙泽回头一看沙蚀希,感受到沙蚀希的修为进了一步,不禁问道:“哎?你的修为咋进了一步嘞?”

    “就是吃了一棵血参和几棵通络草后再随便打个坐冥想,便修为大进了,说来也奇怪,那时的冥想似乎比平时投入。”沙蚀希不得不再重复一遍,但是语气还是有点疑惑,本想问龙泽什么是深度冥想的,可来不及问,龙泽便默默地和石当天、狼离符蹲在一起,默默地画圈、嘟囔:“深度冥想,深度冥想,深度冥想……”

    “咋了噶擦?!”沙蚀希迫不得已每人一脚,将他们各自来个平沙落雁式……

    “去你妹夫!”

    “花擦!别打脸啊!”沙蚀希的叫声很快被埋没在三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中了。直到门口处有人叫了两声“石海家的佣兵团吗?”他们才停下来,擦了擦汗,丢下那猪头般的沙蚀希,看向门口。门口呆愣着一个丫鬟打扮的人,似乎被这场暴力吓到了——被打的那个只不过是一个看似很清秀的小姑娘啊!小姑娘,额……沙蚀希,你啊……

    “放心,男孩子来的,修为刚刚晋级,我们帮他稳固稳固。”石当天擦了擦手,憨笑道。

    丫的,你再憨笑!你笑得出来?!头埋在土里的沙蚀希无语地竖起中指,却被不知哪个人‘无意’地踹了一脚……

    “姑娘,请问贵姓名谁?请问有何事?”石当天示意狼离符和龙泽让开一边,让人家进来,但姑娘却有点害怕,像个兔子般,不敢进‘狼巢’,只说:“我叫小苏,晓家晓掬月大小姐的亲信之一,前来报信。”

    “晓家?!”石当天和狼离符、龙泽对了对眼,不禁有点疑惑——晓家战力超群,石海佣兵团过去给人家当保镖人家还未必答应,如今怎么上来这里寻我们了?难道不是任务?

    “姑娘等会啊!我和我们团长商量一下先。”狼离符想起了昨晚沙蚀希与自己交谈的内容,似乎有提过晓掬月!难道……他没有多想,立马拉着石当天和龙泽简略地说了个遍。

    “你的意思是说,晓家有可能来找小希的?”石当天摸了摸下巴,眼睛中透露着疑惑的光,他这次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他不想和这些大家族牵扯上什么关系,到时候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糟了!但是此时晓家找来,看似没坏事,说不准又会发生什么啊!啧啧,这其中有点玄妙,先看看这丫头是怎么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