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重生晚点没事吧 [慢穿]刺客系统 威战天下

10、第十章 古塔祠堂

      安百阳离开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他也没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田里帮忙,毕竟事儿多也不能让小玉子夫夫俩全做了,三人在田间劳作,直到太阳快下山才抱着玩累的两小只回家做饭。

    “然儿,做饭了吗?”回到家安东阁唤了几声没得到回应,也没在意,安江则直接去了厨房开始做饭。

    安百阳以为安浩然不是去找朋友玩就是找了地方看书去了,可是等到天都暗了快吃饭到村里叫人时才觉得不对,问过人后得知没见安浩然从山上下来后安百阳与安东阁两人才意识安浩然可能出事儿了,玉父子两急急忙忙的带着家伙就上了山。

    来到山下顺着安浩然上山的路线进了山,对山里情况很熟悉的安百阳与安东阁很快就发现了山间的不对劲,这下两人更着急了。

    “东阁,你再到附近看看,许是然儿不小心睡着了忘记回家了。”安百阳急得思绪混乱了。

    “阿父您别太着急,然儿那么聪明您也经常带他上山,我想他会没事儿的。”安东阁抹了一把汗水扶着自家阿父安慰道。

    “找!一定要找到!然儿运气一直很好,想来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说着安百阳挥开安东阁的手,脚步不太稳的身前走去。

    安东阁叹气,一见自家阿父的样子就知道他又想起一些让人难受的旧事了,虽然那事儿发生时他还小记得不多,但也能知道那是自家阿父的心结,然儿要是再出事儿阿父就真的会被压垮。想到此安东阁急走几步跟在自家阿父身边,一边注意着四周一边观察着自家阿父的神色,打定主意一旦不对就算事后被敲破了脑袋也要把自家阿父打晕了带回去。

    两人一边叫着安浩然的名字一边在安浩然常设陷阱的地方找人,夜渐渐深了,但二人还是点着火把在山里寻找,最后终于找到了被放在一个陷阱旁的竹筐。安百阳此时也已经心情平静了些,因为他知道越是关键时刻更不太乱。

    两人仔细观察了四周,发现没有打斗与野兽的痕迹,又从被踩的草丛与折断的树枝发现了安浩然的行踪。

    “然儿往北方去了。”安东丢下手中的杂草目光幽幽的看向北方的山林,此时天色早已全黑,山里看上去全是一团团的黑影,若是胆小的早就被吓破胆了。

    “定是发现了什么不对然儿才独自进的山,只是那孩子也太不懂事,他就不知道应该回去告诉大家一声吗?”安百阳越想越气也越想越急。

    看着草丛中的痕迹安东阁沉声道,“看情况然儿当时应该是比较急的......”

    父子二人都担心着安浩然的情况,都想着马上进山去找人,但安东阁到底还是有着理智,他拦下乱了分寸的安百阳劝道,“阿父,您先别着急。然儿是您带大的他的精明劲儿您还不知道吗?要真有什么事儿溜得比谁都快,以他的身手若真遇到危险他定然能逃得了。而且现在天色黑了您老身体不便我也不放心,我这就去找然儿,您先回村里找人来。山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必须吱会族人一声。”

    说罢安东阁不顾安百阳的阻拦检查了下身上带着的家伙后寻着安浩然一路留下的痕迹追去,而站在原地的安百阳只能压下担忧返程回村告诉族人山中的异常。

    深夜里小孩子们都睡觉了,族长安百膛正要休息时家门再次被敲响。

    “来了来了别敲太响,我家大门年岁大了经不起折腾。”披着衣服安百膛打着哈欠开了门。

    门一打开见是安百阳在门口以为还有什么事,正要招呼他进来在看到安百阳的神色时安百膛不由得禁了声,开口询问怎么了,安百阳却只道进去说。

    “快进来!”安百膛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要出事 ,于是侧身让他进来商量。他记得安百阳上一次神色这么阴沉的时候是十多年前了,多年没有变过脸色的安百阳再次变了脸色,这不禁让安百膛担心起来,他就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儿发生。

    安百阳水都来不及喝简单和安百膛说了下情况,听后安百膛这下也笑不出来了,带着安百阳直奔安家和的屋子。

    “大玉伯山里出事儿了,动物全都消失了半点踪迹都找不到!而且浩然也没回来,他独自去了山里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您一定要帮帮我,一定要找到浩然!”此时安百阳也顾不上晚辈对长辈的尊敬了,连门都没敲直接推开了安家和的房门,进去就开口将事情道来。

    安家和年纪大了睡眠不好,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就起来了,他披着外衣让安百阳坐来来,“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么说得不清不楚我老人家都被人弄晕了。”

    听到声音时安家和最开始以为安百阳是为了浩然那孩子的事儿来的,他也的确没想错,这次安百阳也是为了安浩然的事,只是这事儿却也事关整个白源村,安家和无法不正视。

    在听完安百阳仔细说过之后,安家和的表情沉得可怕,他当过大半辈子的族长,无比的了自己的村子族人,知道这事是真的大了,一个处理不好所有族人都要遭殃。

    白源村基本上都是以打猎为生,山里出了情况这对白源村的村民来说自然是大事儿,要是山里的动物真的消失了,这一年村里人不知道吃什么过活,这已经是事关生死的情况了,轻忽不得!

    动物消失再也不出现只是一种假设,要是发生兽潮那就完了。据族志记载很多年前也曾发生过兽潮,结果直接导致安姓族人死伤无数,而兽潮前野兽也是有过异样的情况,只是那记载到底太过久远异状是何根本没有说明,安家和也只是有这种猜测,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安家和心里想着事儿好一会才回过这神来,见安百阳六神无主坐立不安的样子叹了口气,“许是浩然那孩子发现了什么异状才独自进山,也别太担心,以那孩子的精明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召集村里的好手一起进山去寻,你来回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安百阳一喜,连连道谢,“谢谢您大玉伯,但这事儿我无法自己干坐着,无论如何都要上山去找然儿。”

    安百阳对三孙儿是真的疼爱,同时因为一些旧事他内心还有着愧疚,更因此他才完全不希望大玉子留下的唯一血脉有什么闪失。在得知三孙儿独自去了深山时他的精神头在那一瞬间仿佛回事了十年,每时每刻都在提心吊胆中,一直怕孙儿会出什么意外一直担心着牵挂着。

    安家和见劝不住他知道说再多也无用,让已经起来的儿君给安百阳拿点吃的喝点后出了门驻着拐杖一脸正色的来到村中的古塔下敲响了铜钟。安百阳哪里吃得下,只喝了两口水就跟在身后一同去了古塔那边。

    铜钟的悠悠空灵的声响在夜空传响了七下,已经睡下的村民听到声音咕噜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连话都来不及对自家子君说,披着外衣就急冲冲的身古塔方向而去。

    在白源村东边有一座看上去很破旧的古塔,奇怪的是这古塔只有三层而且没有顶,像是起古塔的时候材料不足只起了三层一样。这座古塔是白源安族人最重要的地方,因为古塔内供奉着安家族人的先祖是白源村的祠堂,每年都要开一次祠堂让新出生的孩子上族谱,在有大事件的时候族长会敲七下铜钟召集村民到古塔内议事。

    “荣老兄,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众人都赶往古塔安虎也在其中,他看到前方的安荣就叫住对方。

    安荣此时也是衣裳不整听到响声就马上起来了,见安虎问他便回道,“我也不知,但七下的钟响定不是什么好事,别问了快走吧,去了就知道了。”

    “说得也是。”

    二人加快脚步向祠堂赶去,待两人到后发现古塔外站了好些人,而族长与以不再管事的老族长居然在古塔里,两人对视一眼神情都是一肃,知道有大事儿发生了。

    很快人就到齐了,安家和看了看没发出一点声响在场人,满意的点点头。

    到祠堂的都是家里当家的玉子,儿男子君不经允许是不能进祠堂的,所以古塔内没有一个儿男的身影。

    几个与安家和同辈的老者背着手驻着拐杖进来后,安家和便知道可以开始了,他看到神情焦虑的安百阳叹口气,意未安百膛将事情说来。

    待安百膛说完在声无论老少的玉子都一脸正色严肃,一名年老的族老开口道,“这事儿是我们大意了,以后要多加注意,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排人上山找人。”

    因着冬季刚过就开始了农忙,上山的人很少导致没有人发现山里的情况,这事儿也给这些族老们提了个醒。

    只是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要把人给找回来。想到这儿几个年岁大的族老看向安百阳心下叹气,族里人无人不知安百阳对安浩然那孩子的疼爱,便是他们这些老家伙看到浩然那个孩子也会不自觉的疼爱些,更如况是安百阳这个亲祖父了。

    “年纪大的就别去了,打猎好手的青壮可自愿上山去找人,随便看看山里的情况到底如何,毕竟大半夜的情况不明也不能强求他们,诸位看这样如何?”安家和问着其他几位族老。

    几个族老点点头,言道可行。

    安荣第一个站出来,“老族长,我愿去。”安荣成亲二十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安浩然从小就淘气喜欢缠着他让他带着上山,对于安浩然安荣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所以一听安浩然出事儿后当时就想上山去找了。

    “我也去!”安虎也道。

    “族长,我去!”

    众人纷纷站出来,安百阳一看居然在声的人都愿意进山顿时眼眶发热,他抹抹老脸默不作声的站起来,等到确定上山人员之后就跟在众人身后一起上山。

    闻声而来的安江怎么拦也拦不住,最后还是安百阳的玉弟安百草出面说话。

    “回去吧,别看兄长他平时没事儿一样,其实他心里一直被事儿压着好受不了少多。这时然儿出事儿你若真让他坐着等消息只会让他心里更苦。”安百草看上去比安百阳更老些,事实上他比安百阳还要小十岁。安百草想到那些旧事也只是叹息,看着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的玉兄摆摆手让安江回去,“没事儿,我会照顾好他,这种时候让他发泄发泄也好。”

    安江见是安百草说了虽然不太明白安百草说的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退了回来,拉着两哭着要祖父阿爹和三哥的小家伙不安的坐在古塔前等着众人带消息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