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重生晚点没事吧 [慢穿]刺客系统 威战天下

45、第四十五章 白活了你

      走着走着突然安浩然浑身一震,仿佛穿过了什么屏障眼前一时恍惚, 紧接着那些浓黑的雾气已经消散,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们已经离鬼王城很近了。

    只见雄伟的城下有一条河,河水呈血黄色河水内不时有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在哀嚎, 虫蛇满布腥风扑鼻。滚滚河水不知源头从何而来, 亦不知流向哪里去。

    河两岸是大片大片如烈火燃烧般的彼岸花,花开叶落, 叶绽花萎,隔岸相望;如同那生死恋人,永生永世, 不得相见。

    安浩然视线从那火红的花上移开,转而看向河面上。

    在河上的一坐桥桥上有个亭, 亭子里坐着个老太君,这便是传说中的奈何桥孟君亭,那个正端着汤碗的老太君就是孟君。

    孟君的面前排着无数鬼魂,排满了整个黄泉路,那些鬼魂都在等待着喝了孟君汤投胎转世。

    传说人死后会进鬼门关过黄泉路上奈何桥喝孟君汤, 若做恶多端轻则入畜牲道, 重则不得投胎进刀山下油锅或会被丢下忘川河惩罚千年, 千年之后才可转世轮回。若生前无有恶事功德无量之人则转生入富贵人家, 一生安康。

    无论是转世为人还是转世为牲畜,都要经过奈何桥喝了那碗汤方可入轮回。孟君汤即是忘情水,一喝便忘前世今生。

    许是安浩然注视得久了,亭中的老太君向他看了过来, 见他站在何边一动不动便冲他笑了笑,招手让他过去。

    安浩然一愣,想了想移步向那桥上走去,路过一个个神情呆滞的鬼魂,直径来到亭子内。只现在亭子内正有一对年轻玉男互相抱着哭诉,都不愿意喝那碗汤忘却对方,孟君也也不催他们,笑看这对小情人互诉衷肠。

    孟君突然说道,“他们生前相识相爱,互许终生,却不被各自家人祝福。两人身份差距太大多次被拆散,他们相爱彼此无法放弃对方,更不想看到相爱之人嫁娶他人,并且相约殉情。”

    安浩然看向那对小情人,发现小儿男身上的穿着是锦衣华服,而那个小玉子则是粗布衣裳,甚至还有数个补丁,可以想象出两人受到了什么样的阻挠。

    安浩然想到自家阿父与阿爹,听祖父说自家阿爹也是富家公子生来娇贵,与阿父相恋也得到了很大的阻拦,但他阿爹性子倔强是个不达目的不罢手的儿男,认准就不会放弃硬是顶着压力亲自去退了才定下不久的婚事,扬言非安东祖不嫁。

    最后事情闹得太大被赶出了家门,还与父爹们断绝了关系,伤心至及的他跟着阿父回到白源村。听祖父提及,那时阿爹全身上下只有一身衣裳拿得出手,是真的身无分文。

    好在阿爹得到了他想要的,虽然有遗憾却也幸福,唯一对不住的人只有那生他养他的父爹们。

    就在安浩然出神间那对小年轻已经哭够了,牵着手来到孟君面前含笑同饮下一碗孟君汤。

    生前不能喝交杯酒,死后愿同饮孟君汤。

    喝下那碗汤后,爱恨情仇浮沉得失,都遗忘得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同陌路,相见不识。

    突然间觉得有些伤感,收拾好心情安浩然转向孟君行了一礼,“敢问孟君,如何过那彼岸?”

    孟君边将汤碗递给下一个等候的鬼魂边回道,“过奈何喝忘情方可过彼岸。”

    “前尘往事我皆不想忘却。”安浩然摇摇头,“可有其它法子?”

    孟君抬头看向他,笑了笑,“我见你并非与这些鬼魂一同路数,可是外路而来?”

    “正是。”安浩然点头,他并非走鬼门关来到冥界,应该算外路吧。

    “既如此,倒有一法可寻。”

    “何法?还望孟君告知。”

    孟君指着立在桥头的一块红色大石头,道,“看到那块石头了吗?”

    安浩然看去,想到什么突然问道,“那可是三生石?”

    “正是”孟君回道。

    安浩然了然,传说中人死后,走过黄泉路,到了奈何桥,就会看到三生石,所谓三生代表着‘前世’‘今生’‘来生’。它一直立在奈何桥边,张望着红尘中那些准备喝孟君汤、轮回投胎的人们。传说三生石能照出人前世的模样。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重重地刻在了三生石上。

    千百年来,它见证了芸芸众生的苦与乐、悲与欢、笑与泪。该了的债,该还的情,三生石前,一笔勾销。

    “那法可与这三生石有关?”

    “可说有,也可说无有。”孟君道,“那三生石内有一物,你若找到就会有人来渡你,你若找不到,那就从哪来回哪去吧。前路凶险,千万不可硬闯。”

    安浩然再次行了一礼,真心道谢,“多谢孟君提醒,前路虽然凶险,但那对岸小子却是一定要去的。”

    与孟君别过后,安浩然直径来到那三生石面前,这红石有一人高,石头光滑明亮照着人影无比清晰。看了半天安浩然也找不到孟君所说的那物,便微微低头问躲藏在披风内的黑猫。

    “猫叔,刚刚你也听到了吧,接下来怎么做?”

    在越来越靠近鬼王城的时候,黑猫就不情愿的躲了起来。因为他身上的气血太过强大,除了自己收敛之外还要借助幽幽的幻境来隐藏,免得在鬼王城被人发现,到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披风内有什么东西动了下,接着一双红色的眼睛透过缝隙看过来,上下扫视着那三生石,好一会黑猫不屑的扭头躲回了披风了,“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我看你就和那老头儿说的一样,从哪来回哪去得了。”

    死猫,完全靠不上啊!

    安浩然撇嘴,黑猫不帮忙他也没办法了,只能自己去摸索。

    围着那三生石转了几圈后,安浩然才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来靠近那三生石。

    “我可提醒你,别用手去碰。”

    就在他手即将触碰到那石头时黑猫突然发声,安浩然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收回手,怒道,“你不早说,非得这时候才出声,专门来吓我的吧!”

    黑猫鄙视的道,“身为安家人,你连三生石的忌讳都不知道,白活了你。”

    安浩然,“......”

    他发誓,等回到族里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古塔把能看的玉简全看完!

    特么的不就知道得多吗?得瑟什么?!

    “那应该怎么做?”安浩然没辙了,碰又不能碰,又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里头藏着的东西,干站着也想不出任何办法来。

    黑猫却是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要到对岸的是你,你自己想办法。”

    安浩然无奈,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不能用手去碰,那就用别的吧。想了想他拿出墨玉扇,用所剩不多的法力激发扇子。扇子上泛着淡淡的几乎看不见的光芒,如果再不补充灵力大概只能用两次了。

    扇子打开露出空白的扇面,将扇面对准那三生石,法力透过扇子向三生石而去,紧接着安浩然惊喜的发现那三生石表面出现了涟漪。

    涟漪一圈一圈的泛开,里头有一样东西若隐若现,渐渐浮出来,很快的他就看清是何物了。

    那是一个成人巴掌大小的青铜古钟。

    古钟看上去极为普通,上头刻着忘川河与奈何桥的景物,不同的是那河里有一泊小船停靠着。见此安浩然突然有些明悟,拿起那墨玉扇在古钟上轻轻一敲。

    没有任何声响,难道是敲轻了?

    就在安浩然疑惑间,那古钟已经落回到了到石头内部不见了踪影。

    不见了?!

    安浩然微微瞪大了双眼,他还待上前看看是怎么回事,黑猫却开口了。

    “等着,别乱动,等会上了摆渡船你自己小心些。”

    安浩然点了点头,“知道了。”

    虽然黑猫没说小心什么,但他照着做就行了。有幽幽与披风的双层防护,一般人看不穿他身上的幻境,只要不自己露出马脚不会有事。

    很快,血黄色的河中有一泊小船缓缓向这边驶来,渐越来越近之间也看清了船尾站有一老者一下一下的撑着船,老者穿着一身黑衣,带着斗笠看不清样貌。

    小船停泊在岸边后,老者一言不发就那样站在小船上。

    “快上去,他不先与你说话别主动和他说话。”黑猫提醒道,“下船之后一定要给老头儿船资,要是没有可以拖欠,但不能不给,可记到了?”

    “嗯。”安浩然轻轻颔首,将此事记在心上。

    上船之前安浩然遥遥向孟君行了一礼方才抬脚上了小船,奇怪的是,明明增加了重量那船却丝毫没有下沉的迹象,原先浮出水面多少现在还是多少。

    小船开始行使,直到到了船上置身于忘川河中才知道这条河的恐怖。

    孤魂野鬼不断哀嚎,不时的有一只只鬼手探出手面寻找着代替自己的倒霉鬼,将其拖下去而它们则可以解脱了,因为有了替死鬼。

    旁边突然蹿出一只鬼手恶狠狠的抓向安浩然,安浩然吓了一跳没待动作那露出白骨的鬼手还没靠近小船就像被什么力量弹开轰然炸裂,一声凄厉的哀嚎从水底传来,直刺耳膜。水面不断翻滚有无数气味浮出,腥气扑面而来,好一会儿才平静下去。

    安浩然松了口气,这种经历当真新奇。血黄色的水浑浊无比,看不清下方的景物,但可以想象定是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

    他视线正特移开,突然水面浮现出一张腐烂的脸,那张脸几乎没有完整的部位了,唯有一双死气充盈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安浩然,安浩然一愣与那双眼睛对上,眼前出现许多人的脸,一个个张着双手拉着他,想要将他拖下去。

    那些面孔无比陌生,有穿着华服浑身是血的,有身着粗布身上插满刀枪的,有的没有手脚,有的没有内脏......

    “下来吧下来吧,这里有你想到的一切......”

    “金银财宝,你想要什么这里都应有尽有。”

    “来吧,跟我们走吧......”

    “......”

    一声声忽远忽近的声音不断响起,让人精神恍惚。安浩然直觉不对,使劲摇摇头却没法让自己集中精神。

    许是见安浩然太过顽固,眼前画面突然一转那些陌生的面孔都变了样,一个个让安浩然觉得无比熟悉而亲切的面容现在在眼前。

    “然儿,过来祖父这里。”

    “快来,快下来......”

    “然儿,我的儿......”

    一个个面孔,有祖父的小玉叔的还有记忆中阿父的,更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安浩然明明不记得也不认识,却知道那就是自家那早逝的阿爹。

    他们都一个个伸着他让他过去,说想他想见他。安浩然仿佛陷入了一些美好的回忆,嘴角轻勾双眼渐渐阖上,抬起手缓缓伸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