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重生晚点没事吧 [慢穿]刺客系统 威战天下

131、保护老婆是哥最大的责任

      安浩然可不知道自家猫叔正怒气冲冲的骂人,也不知道在见到一只会说话的猫震惊到失了说话能力的肖孔和邓小经几人是什么表情, 他现在脑海中还在回想着在被白光带走之前视线无意扫过古塔时看到的那道模糊身影。

    说是在古塔见到也不真切, 倒像是在古塔内部所开辟的空间中观望到的,那身影一闪即逝看得并不清晰, 但安浩然却知道那盘腿而坐的身影正是古塔中闭关的那位。

    没进山之前安浩然几乎天天进入古塔, 一二三层都被他逛了个遍,也没看到祖父所说的那位, 想来对方闭关定是在古塔中人某个空间,而那个空间普通人是进不去的。只是安浩然担心古塔变故会对那位带来影响,毕竟在闭关期间任何外物打扰都是不能有的, 如今药塔融合回归,也不知那位现在是如何了。

    丹田与经脉中的饱胀感将安浩然的思绪拉回, 回过神来他便发现自己被那白光不知道带到了什么地方,仔细看四周发现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空气中还能闻到淡淡的药香味,他猜测自己到了药塔中了。

    其实现在所身处的房间也不算空荡荡,因为眼前飘荡着安鱼玉叔在水潭底下看到的三色神水, 如月光一样冷然的银色太阴神水, 如太阳一样温暖的明黄色纯阳真水, 如星辰一样柔和的淡紫色点点星辰玉露一一环绕在四周, 它们在空气中流畅游动,却又泾渭分明互不干扰。

    三色神水透过呼吸和毛孔无时无刻不在进入到安浩然的身体,三色神水并没有猫叔所说那样低修为时期不可直接接触,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安浩然却发现, 眼前的三色神水好像被稀释了一般,颜色灵气都很淡能,完全能被低修为的他吸收入体内壮大自身。

    太阴神水与纯阳真水加强体内经脉与体魄,安浩然能感觉到自身经脉神魂都得到了滋养,原本有了饱胀感的丹田再次扩大了一些,让本来要溢出来的躁动真气得到平息。

    安浩然内视之时能发现丹田比之前要坚固不少,经脉也比之前强韧几分,肌肉充满了力量,就连体内骷髅都发生了质的变化,表面好似有一层莹莹白光覆盖,体内神魂凝实了不少,他细细一感受就能发现自身实力从内到外都上升了不只一个档次。

    见此一幕安浩然面上免不得露出惊喜之色,他原以为自己练气大圆满已经到了极致,没想到现在又开发出了不少潜力,如此幸运之事安浩然自然不会放过,因为他知道在筑基之前基础越扎实未来实力就比同阶段修士要高,打斗之时也占得上风,这不仅对安浩然是好事,对整个安家族人来说都是及时雨,毕竟小界被人发现了,安家人现在最重要的是提升实力。

    想来这才是安家先祖留给后人们最大的财富,因为没有什么比提升实力对安家人来说更重要的了。

    安浩然一心多用,沉下心神来关注着体内情况,这时才发现除去太阴神水与纯阳真水之外星辰玉露也在源源不断的进入他体内,与其它两者不同,星辰玉露像是海鲸吸水一般以一种极为快速的速度被他吸入魂海之中。

    星辰玉露直接进入魂海中融入到白色的祖神纹阵间,加强纹阵的运转,随着魂海中的祖神纹阵不断有星辰玉露滋养,纹阵上的白光越发的凝实,暗地中发生着一些人所不知的变化。

    三色神水让安浩然体魄越发强悍,再加上这房间内灵气几乎浓得化成了水汽,无数灵气水漩涡源源不断的进入他体内,丹田中混元之气转化为一黑一白的阴阳鱼,阴阳鱼将进入体内的灵气再次转化为纯净的混元之气。

    阴阳鱼每旋转一次就将无数灵气化为一小缕细细的混元之气,这过程是极慢的,不知过去多久丹田多出的空间才被混元之气所占满,与此同时安浩然本就已经练气大圆满的修为再也压制不住。

    丹田经脉的饱胀感再次传来,这次还伴随着些微的刺痛,显然此次是真的压制不住必须要筑基了,否则的话会于经脉有损。

    对于如何筑基安浩然在步入大圆满之时就得到了来自黑猫的教导,是以他并不惊慌,而是静下心来察看体内情况是否有异,杜绝等会筑基之时不会有意外发生。

    黑猫有说过,筑基的第一步就是真气液态化,之后才是利用体内的液态真气来筑道台,道台是一个修士能走多远的直观象征,天才否全看道台有几层。。

    一般一到三层的道台者绝无步入金丹的可能,一辈子也只能到筑基了。而四到六层的道台者则死撑着也只能修炼到元婴,再之后却难如登天。七到九层道台者本身资质就不俗,只要不早夭未来再加上机缘气运修至化神甚至造化飞升也不是不可能。

    这世间一至六层道台者的多,七至八层的也不少,但九层道台者则极为少见,千年难出一个,但只要有九层道层者出现那都是各个门派力争的天才人物,因为其未来是真的不可限量。

    安浩然当时听黑猫说起时便问道,“为何九层道台者少见?”

    黑猫答,“九为极数,九九归一,包容万物,可变化万千。少一则不满多一则满溢,此数字当为霸道之数,千年能出一个已经不错的了。然然,你资质上佳,筑基之时记得别留余地,万不可心生后怕,一定要一往无前抱着不成功便成仁之心方可有机会筑得九层道台。修士若失了上进之心便再无前路了,知道了吗?”

    安浩然点头,“我知道了,猫叔你别担心我,我定会尽自身最大的努力去做好。”

    “小傻子,哥怎么可能不担心你。罢了,还是与你多说说筑基之事,好让你理清思路。”黑猫作乱的爪子收回,神色严肃的解说了起来,“筑基筑基除了筑还有基,方才道台为筑,接下来哥与你讲讲何为基。”

    安浩然有些惊讶,又有些不解,“筑基不只是筑道台吗?”

    “当然不此。”黑猫笑道,“道台为筑,基则表现为筑基的时候道台颜色,道台越纯净越好,越是纯净单一的颜色未来之路则越宽越好走。有些人筑的道台不只道台层数少且其道台还有六七种杂色,像这种人几乎已经断了上升的道路,这也是为什么一至三层几乎少有修炼至金丹的原因,道台层数多少代表此人资质,而颜色纯净一否则代表此人未来之路是否通畅。有人所筑的道台有九层道路道台颜色杂了未来道路也是与八层颜色单一的修士差不多,所以筑基是道台越多颜色越单一才可,只此方为接近至尊道台。”

    安浩然听出了个问题,“接近至尊?莫非光是九层颜色又纯净单一的道台还不能算得上至尊道台吗?”

    “自然了。”黑猫勾着尾巴道,“能称得上至尊道台其道台中要能悟道。”

    “何为悟道?”安浩然问。

    黑猫道,“修士修行就是在悟道,道无形无迹,要领悟属于自己的道只能靠机缘和悟性,不用刻意去寻,因为道寻不到。不过老婆你天资聪颖,未来定会有大成就,这点不用担心。”

    黑猫说这话时他们在赶回族中的路上,所有安家人都听到了,修炼的迷雾散了不少,这让安家人极为高兴,对于如何提升自身有了方向目标。

    安浩然又问,“道台一般有几种颜色?”

    黑猫回道,“道台颜色和玉纹一样有橙、红、绿、蓝、紫等色,一般情况下玉子的道台都与自身玉纹一样,且玉子受天眷之故便是资质不佳之人道台颜色一般也不会太杂。相比起玉子来说你们儿男则要艰难很多,你们的资质并不像玉子那么只看玉纹就能看出资质好坏,是以筑道台之时是有几层又是什么颜色并不清楚,且儿男不是大气运之人筑基时会有很多困难,未来求道之路也比玉子艰难不少。”

    “玉子受天眷这倒是情理之中。”安浩然摸着下巴道。

    见安浩然沉思黑猫又道,“别担心然然,你只要筑基之时不生出退缩的念头全心全意的用在筑基之上就行,便是筑道台时出现变故,所筑道台层数少颜色杂哥也能为你找来灵物提升道台。”

    “你这么一说我就更不担心了。”安浩然笑得开心,想起一事来便问道,“猫叔你道台是几层,道台颜色纯净吗?”

    黑猫特得瑟的回道,“九层,颜色为全黑,简直纯净得不像话,且哥的道台是至尊道台。”

    相比起黑猫的得意安浩然听了却眸光微黯淡,心中免不得心疼自家猫来,虽然猫叔道台层数为极数颜色也纯净,可那是黑色的道台......

    “别多想了老婆,虽然颜色在这里人看来不讨喜,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哥实力是世间少有的强,且这颜色看着还不赖至少哥挺喜欢的。”黑猫说出的话则让人哭笑不得。

    知道猫叔不是安慰而是说的真话,因为安浩然与黑猫双眼对视上时从那双猫眼中看到的不是迷茫与无措,而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自信于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信心不是一种代表着不祥的玉纹就能抹除的。

    安浩然心中的担忧一散,用自己的脸回蹭着黑猫凑过的毛绒绒脑袋,“猫叔这么厉害,那我也要努力了,至少不能落在你身后。”

    “有这决心再好不过了,你放心去做就是,便是有什么差错也别太过于担心,有哥护着你,就算你想将空明大空翻个底朝天也别担心,有哥站在身后给你撑腰,自不会让人将你欺负了去。”说出这话时黑猫神态自信又霸道。

    对方的呼吸落在安浩然脸上,让他有些晃神,尤其是那双盈满情意的猫眼让他面上热度猛然上升了不少,嘴角不由自主的上勾着,眼中担忧散去只余下一片温暖。安浩然看着那只小小的黑猫,重重的点头,“好,那我就等着猫叔护我了。”

    黑猫尾巴一勾,得瑟得不行,抬爪子拍着胸脯保证道,“保护老婆是哥最大的责任。”

    安浩然只是微微一晃神,思绪便从以前的记忆中收回,想及当时自家猫叔总是时不时做出让他心暖的承认面上就忍不住露出笑来,他收起收起那蹿出老远的心神,专心致志的将全部精力完全沉浸在筑基之中。

    无论如何,他都要与猫叔并肩站在一起,未来他并不想一直被猫叔护着,他也想护着猫叔。

    安浩然决心一定,体内真气游动速度比之前快了几分,丹田中混元之气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让安浩然丹田有些痛。

    随着丹田内混元之气的极具变化再加上外面还在源源不断的涌进灵气,体内元气没少反而在一丝丝的增多,这让本就已经装满的丹田生出一种被撕裂的刺痛。

    安浩然痛得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心知再这样下去不行,若是不快些让丹田真气液化的话此次筑基定会失败,如此后果将不堪设想,未来再走上修炼之路则难了。

    筑基之时最忌浮躁,安浩然时刻记得自家猫叔说过的话,纵然担心会出现意外但想到猫叔做出的承诺安浩然什么都不怕了。

    看着体内丹田有些混乱的真气安浩然突然想起那浓得化成水汽的灵气来,也许此法可行。

    想罢他去除杂念,彻底沉浸下心神对付丹田中乱蹿的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