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毒火蜂(1/2)

作品:《天符凌空

单天和慕云杉一来,所有人的目光就立即凝聚在了他们的身上。

单天看了一下四周紧张的气氛,笑了笑道,“我们就是路过,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虽然“路过”这两个字听起来有点假,但是单天他们就四个人,凭四个人就想抢血魂果的话,实在有点困难,因此这么一看,倒真的像是路过。

方炚和单天最熟,所以最先开了口,“大家都是为了血魂果聚在这里的,本来是打算先共同对抗里面的守护灵兽毒火蜂,然后我们约好了哪个门派猎杀的数量最多,就能拿走血魂果。不过因为烈鬃狼在秘境中肆虐的事,大家起了争执。似乎除了土御门,其它门派都或多或少地因此折损了人手,而那位“田公子”的灵宠实在很难不让人起疑,所以大家就僵持在了这里。”

方炚口中的田公子自然就是雷争鸣,单天也曾怀疑过雷争鸣用自己的灵宠指挥其它的烈鬃狼,但是又觉得其中有颇多疑点。想要征服狼群成为狼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当候选者已经成为灵宠的情况下。而且烈鬃狼那种悍不畏死的状态也不像是被狼王驱使,更像是被什么控制。更重要的是,单天觉得雷争鸣没有那么蠢,如果真是他做的,他不会傻到把自己的灵宠亮出来招摇过市。

不过就算有疑点,也不能证明雷争鸣的清白。如果这些烈鬃狼的袭击确实是人为的,雷争鸣就依然是最大的嫌疑人。

但是在场的这些人,特别是几个负责人,哪一个不是人精,一般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不会这么按耐不住,急于和雷家撕破脸。之所以这么做,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想要知道这些人到底打得什么主意,只要看一眼现下各门派的形势,就再明白不过了。

土御门拥有三个完整的小组,足足十八个人,比金锋门和火器门加起来还要多。如果按照方炚所说的方式分配血魂果的话,其它几门就注定了要为土御门做嫁衣。

这样的结果,无论是火器门,水灵门,又或者是目前看起来实力较弱的金锋门,都是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们一致认定了雷争鸣为烈鬃狼事件的嫌疑人,想借着这个机会把雷争鸣和他的小组排除在外。

让单天比较不解的是,之前与雷争鸣相谈甚欢的苗埑居然也没有和他站在一起。不过苗埑的做法也不是不能理解,因为如果他摆明了支持雷争鸣,那么另外三个门派可能会联手对付土御门,到时候,土御门就会彻底和这颗血魂果无缘。

反之,如果苗埑与雷争鸣划清关系,他就可以继续参与争夺,而且依然是这里实力最强的一队。至于雷争鸣,他有雷家的身份,大家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是不会将他如何的。

然而道理虽是如此,苗埑这样的做法却难免会让雷争鸣与他心生芥蒂。为了一颗血魂果,到底值不值得,就只有苗埑自己心里清楚了。

单天当然也不会为雷争鸣说话,就算雷争鸣是被冤枉的,那又关他什么事呢?他现在琢磨的是待会儿是否有机会夺得血魂果。

守护血魂果是毒火蜂群,它们是百草秘境中除了烈鬃狼以外的另一种十分危险的群居性灵兽,往往一窝会有几百只。这个数字听起来相当可怕,但是真正拥有灵兽级战斗力的,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雄蜂,而剩下的那些工蜂连顶级的妖兽都比不上。

但是即便如此,这些毒火蜂也不是任何一个势力可以独力吃下的,尤其是雄蜂释放的火球,带有腐蚀的效果,不说触之即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所以联手是必然的,而之前他们商量的方案也算比较合理的,一只雄蜂相当于十只工蜂,总计猎杀数量最多的队伍就有资格拿走血魂果。

单天又向方炚询问了一下蜂巢的大致方向,在旁边的方炜听到后嗤笑了一声,“凭你们四个也想争血魂果吗?哦,错了,应该是两个,因为还有一个炼器大师和一个炼丹大师。”

方炚虽然觉得方炜十分失礼,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些道理。尽管方炚知道单天的战斗力和一般的炼器师不同,但是他们木丹门的人实在太少也是不争的事实,想要在这场比试中夺冠几乎是不可能的。

方炚歉意地看了单天一眼,这个时候,火器门需要团结一心,他也不好太过指责方炜,只能刻意地忽略了方炜的话,“我记得你们之前是五个人吧,怎么也少了一个?”

单天本来就没有把方炜放在心上,听方炚问起自己小组里消失的成员,便没有去理会方炜,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雷争鸣,有些意味不明地说道,“我们为什么少了一个人,这就要问田公子了。”

单天的这句话让雷争鸣再次成为了众人焦点。他刚才和方炚看似是两个人在谈话,但是声音并不小,也没有避讳其他人的意思,因此所有在场的人基本都听到了。

有了上下文,单天那句话就不难理解了,很明显他在暗示自己的小队也遭到了烈鬃狼的袭击,而导致其中一个组员的丧生。

当然,这是大家自己的理解,单天其实什么也没说。

雷争鸣脸色阴沉地看着单天,“我劝你还是想清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符凌空 最新章节第两百四十章 毒火蜂(1/2),网址:http://www.5dushu.net/196/196354/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