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威战天下 [慢穿]刺客系统 重生晚点没事吧

第六五一章 尸体变异,九叔凝重

      三天后。

    看热闹,是国人从古至今的传统,无论在什么时候,这个年代自然也是不例外,只是任家迁个祖坟,镇上却来了上百号人,煞是热闹。

    九叔身穿杏黄色茅山道袍,头戴道冠,脸色严肃,宗师风范,坛摆在任老太爷的坟前,九叔一番做法、祷告之后,任老爷上前,恭恭敬敬的上了柱香。

    九叔继续做法,任老爷来到黄崇身旁,说道:“黄道长,当年看风水的说这出穴很难找的,是个好穴。”

    黄崇闻言,环视一圈,点头道:“不错,这块穴叫做‘蜻蜓点**’,长三丈四,只有三尺能用,阔一丈三,只有四尺有用,所以棺材不可以平放,一定要法藏。”

    “黄道长了不起,的确是这样。”任老爷发现黄崇所说,竟与二十年前的风水先生说的分毫不差,不由竖起大拇指。

    文才却是好奇,问道:“师叔,什么是法藏啊?是不是法国的葬礼呀?”

    也不知道是那天和外国茶出丑,还是因为任婷婷留过学,见过世面,文才这几天突击了解一些外国事情,知道了法国的存在。

    秋生闻言,在旁边偷笑,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一定不可能是文才说的那样,比起文才,秋生可更有眼力劲许多。

    九叔听到文才的话,瞪了他一眼,道:“少多嘴!”

    文才在九叔这边碰了个软钉子,这才退到一边,去任婷婷面前套近乎。

    任老爷喊来的几个年轻小伙子,来到九叔近前道:“九叔已经拜祭过了可以动土了吗?”

    九叔背手点了点头,道:“可以了。”

    听了九叔的吩咐,几人于是捞起家伙来到坟前,两脚将墓碑踹开,用手里的铁锹刨起坟来。

    秋生这时来到黄崇身旁,问道:“师叔,到底什么是法藏?”

    “所谓法藏,就是竖着葬,你啊,让你没事,平时多看些书,你就是不愿意看。”黄崇道。

    “嘿嘿……”秋生闻言笑着挠挠头,虽然秋生不像文才那般满嘴跑火车,尽说一些不靠谱的事情,为人也机灵,但太机灵了,也不是好事,总是想怎么偷懒。

    “黄道长真是见多识广。”任老爷闻言,拍了黄崇一个马屁,而后却眉头微皱,道:“那个风水先生曾经说过,先人竖着葬,后人一定棒。”

    黄崇明知故问道:“那准不准呢?”

    “额……”任老爷眉头皱得更紧了,摇了摇头道:“这二十年来,我们任家的生意是越来越差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自作孽不可活!”黄崇心中暗道,看过电影,他自然知道为什么,何况现在坟地已经拆了,原因就更加明显。

    九叔说道:“依我看啊,那个风水先生跟你们家有仇。”

    “啊?”任老爷一愣。

    “你们家,是不是和他有什么过节?”九叔问道。

    任老爷道:“这块地本来是风水先生的,后来先父就用很多钱将它买下来了。”

    九叔注视着任老爷,问道:“只是利诱,没有威逼?”

    任老爷听了此话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未答话。

    “依我看,一定是威逼了,不然他也绝不会这样害你们,还让你们将水泥盖在这个蜻蜓点**上。”

    任老爷不由问道:“那该是怎样的呢?”

    九叔指着坟地,道:“当然是雪花盖顶,棺材头碰不到水又怎么能叫蜻蜓点水?那个风水师还算有良心,让你二十年后起棺迁葬,害你半辈子,不害你一辈子,害你这一代,不害你十八代。”

    九叔对任老爷,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恭敬了,显然这件二十年前的事情,影响了九叔对任老爷的态度。

    “……”

    任老爷一时心乱如麻,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如果不是九叔说破,恐怕他会一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

    “看见了!”坟前,一个年轻人高呼道,原来是挖到了棺木,几个年轻人干净利落地将棺木周围的泥土全部清理干净,拿来一个简单的滑轮工具,利用绳子和人力,将竖着葬的棺木拉起来。

    “松绳起钉。”九叔沉声道。

    将棺木摆放好之后,九叔又转过身来对着众人道:“各位,今日是任公威勇重见天日,凡年龄三十六、二十二、三十五、四十八,属鸡属胚一路转身回避。”

    话音落下便有一部分人转身回避。

    过了数息,九叔道:“回避完毕,开棺。”

    几位年轻人听令前去开棺,此时异变突生,“哗啦啦……”林中飞鸟似是被什么所惊,竟片片飞起,还传来了一阵响亮的乌鸦叫声。

    “嗯?”黄崇眉头一皱,在飞鸟惊起的时候,黄崇心中也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难道出了什么变故?”黄崇心中暗道。

    “师兄,情况似乎不对啊。”黄崇在九叔身旁,问道。

    “这具尸体,尸变了!”九叔沉声道,他的修为和见识都远超黄崇,虽然还未开棺,却看出了不正常,整个棺木包裹着一层浓浓的尸气。

    这时,棺木已经被两个年轻人打开,一股骇人的尸气冲天而起,在场的所有人只觉浑身一凉,打了个寒颤,黄崇和九叔对视了一眼,待尸气散去,露出棺内的尸体,仔细一看,竟是无一丝腐烂。

    任家父女惊哭拜下,口中喊着“爹”“爷爷”。

    任老爷趴在棺材边,哭道:“惊动了你老人家,孩儿真是不孝。”

    眼角却是不见一丝泪痕,这倒不奇怪,毕竟已经死了这么多年,多少伤心都已淡去了,任婷婷甚至对他没有太多印象,这不过是顺从民间习俗罢了。

    “九叔,这个穴还能再用吗?”走完程序之后,任老爷问道。

    九叔看着棺材中的尸体,说道:“蜻蜓点水一点再点,肯定不会点在同一个位置上,这个穴不能再用了。”

    “那怎么办?”

    “我提议,就地火化。”九叔沉声道。

    很难想象,在九叔的脸上,竟然会看到如此严肃的神情,依照黄崇原本的想法,这头僵尸,在九叔面前,应该翻不起风浪才对,只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有些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