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约定交战

      ( )“战士穿闪避?呵,开什么玩笑!这场比赛是我打不是你打,怎么配装用不着你操心,玩好你的墨云哀别管闲事!”

    尽管觉得乐天有些和平日不同,但楼海航的立场从来不会变,他绝不与乐天和解,于是冷淡地怼了回去。

    要是放到以前楼海航这么反驳乐天,乐天一定会用队长的身份反压过去,然后俩人便互不理谁。出乎意料的是今天乐天显得非常冷静,脸上完全没有愠怒的痕迹,继续接着对他说:

    “鲁云茜的单人局连胜记录到现在已经赢了16场,项飞、林远志、赵宣这些大神全部扑街,所以我们这场比赛也不会有什么奇迹。但是等你上去打11的时候,下面那些观众就认为这场比赛是鲁道恒的徒弟和鲁道恒的妹妹在,如果最后输的太难看的话,就连鲁云茜都会觉得尴尬吧。”

    “……”

    楼海航吃惊地看着乐天,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面前这人绝对不是乐天本人,要么就是乐天受了什么刺激,才会说出这种不符合他性格的话。

    不过这番话却也说到了楼海航的心里,在血战天下目前的所有选手中,他的身份与鲁道恒关系最密切,观众也会因为他是鲁道恒徒弟而格外关注比赛过程。如果“徒弟”在赛场上草草被“妹妹”打败,那丢的就不只是血战天下的脸了。所以一定要用尽全力,甚至要拿出突破自己极限的觉悟来打这场比赛才行。

    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考虑,乐天的换装建议就显得尤为重要。只有在鲁云茜手下找到存活机会,他才能施展出更多操作,让比赛显得饱满有看点,而不是像别的选手那样直接被连到死。这样一来,战士暴击甲的价值就远不如闪避甲更高,更适合这次赛场。

    想到这里,楼海航顿觉压力重重,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反正,和他们的比赛可能也就这两场了,我只是提个建议,听不听都随便,你加油。”

    乐天淡淡地说着,然后起身离开了座位,只剩楼海航一个人继续苦恼。

    比赛很快开始,台下观众看到鲁云茜上场后立刻高呼不断,四面八方都是喊她英文名“”的声音。她腼腆地朝观众挥挥手,然后坐进亮着恒刀一剑3形象的电脑席位上,等待主场对手上场。

    这个人很快就揭晓出来,是血战天下首席战士楼海航,角色【随百草】。

    楼海航登录账号进入竞技场,看着对面【恒刀一剑】四个字忽然想起了一年前他们在网游里打架时的情景。那时他用的只是小号,可恒刀一剑却像是认识他,边打边指出他操作上的失误,仿若鲁道恒当年指点他比赛一样认真,就连语气都不差。

    那会楼海航就已经觉得鲁云茜是鲁道恒的翻版,或者说是鲁道恒本尊都不为过。同时他也想起鲁道恒在离开血战天下前和自己的约定,那个让他留在血战天下这么多年的约定。

    ——“等我打回,咱俩到比赛上打局11,让我看看你出师了没有。”

    鲁道恒说出约定时的样子楼海航至今记忆犹新,就像昨天才听到这句话般。一晃过去三年,虽然此时此刻对面坐着的不是鲁道恒,而是其妹妹鲁云茜。但看着游戏里恒刀一剑那张熟悉的少年面孔,楼海航忽然觉得这个角色背后就是和自己下了约定的鲁道恒,他没有爽约,他如约来比赛上验证自己的实力了!

    欣喜和紧张两种情绪同时体现在楼海航脸上,他不停地舔着嘴唇活动双手,想在倒计时的几秒钟时间里放松自己。却没觉察出自己这个行为在摄像机镜头中看起来就像新人一样局促无措,一点都不稳重。

    比赛开始!

    楼海航迅速操作角色随百草向中路出发,决定主动去找恒刀一剑。

    在打法上,楼海航吸收了很多鲁道恒的地图战术技巧,也是血战天下中唯一一个还对战术有研究兴趣的选手。不过随着血战天下后期打法越来越野蛮,内部矛盾越来越激化,楼海航也失去了用战术配合队友的信心,索性和他们一样横冲直撞打比赛。于是战队几乎没人知道除了近战操作以外,他从鲁道恒那里还学到了什么。

    然而现在面对的不是其他选手,是曾经教过他的前辈鲁道恒,楼海航在打法上就要重新考虑了。

    和战术宗师级别的鲁道恒开局比战术,楼海航觉得太玄,他已经很久没在新版地图上玩战术,极有可能自己没把对方绕晕,就让对方把自己先绕进去。所以他打算还是和以前一样开局,用解题的心态来应对鲁道恒的战术,见风使舵,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打得失去信心。

    血战天下选择的11地图不大,顺着中路跑四十秒就可以直达对方半场范围。随百草长驱直入进去后发现这里没有半点恒刀一剑的痕迹,他想了想,忽然一头钻进地图南面的密林地带,直奔密林深处朝发出红光的方向跑去。

    在这张沙盒地图上,南面密林的面积要比中路以北的更大,而且还有一处岩浆机关。岩浆机关设置在巨大的岩浆池里,只要捡起地上的石头砸进岩浆池,就会从池子里激发出大量岩浆飞向四面八方,甚至可以烧上中路小道,造成持续燃烧的火焰。

    随百草赶到这里后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打算激活岩浆池,利用岩浆的溅射筛出恒刀一剑所在的范围。只要恒刀一剑在南边密林里埋伏,就很有可能会被溅射火焰烧到,这也是随百草选这张地图最初的用意。

    但当他把石头举过头顶时却犹豫了,冥冥中觉得这里很有可能是恒刀一剑反计谋设下的诱饵。可还没等他收手,一道白光已经从背后猛地打了过来。

    一招击中!

    岩浆池中猛地溅起一朵王冠似得浪花,但并没有产生喷射岩浆的效果,因为只有用石块丢入才能激活机关,其他东西掉进去一概无效。

    随百草狼狈地在岩浆里打了个滚,靠着战士天生皮厚的优势才没被烧掉多少血。他费劲力气从粘稠的岩浆中爬上岸边,一瞅血条,十秒燃烧b已经妥妥挂到了血条上,全部烧完恐怕要掉10%的血量。

    恒刀一剑站在岩浆池旁边等随百草上来,但刚眨了下眼,红到发亮的岩浆池里已经没了那个战士的身影,耳边却传来岩浆池即将爆发的“咕噜”声。

    轰轰轰!

    突然,岩浆池喷出了大量岩浆向四周散去,狠狠砸进密林。这些溅射岩浆像烟花般形成大片弧形光幕交织覆盖在林子里,甚至将恒刀一剑的身影都淹没了下去。接触到岩浆的植物瞬间燃起熊熊火焰,眨眼南面地图就有大半变成了金红色区域,让原本静谧的树林立刻充满了战火的味道。

    ()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