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师徒情

      整场单人局比赛虽然从一开始观众就已经猜到了结尾,但随百草一次次从恒刀一剑手底下的死里逃生还是让很多人觉得非常精彩。这其中有部分恒刀一剑放水的原因,也有随百草自己随机应变的灵巧操作,包括好几次闪避后反杀的快速反应,都证明他是个经验老道的选手。

    比赛结束,恒刀一剑获得了开赛以来第17局连胜,零一战队先拿两分。

    全场观众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但惊讶的是楼海航在比赛完后的反应。

    大屏幕上出现比分结果后,楼海航从座位里站起身,随后缓缓向鲁云茜那边深鞠一躬,停留了十几秒才抬起头。摄像机早已锁定了他深鞠一躬的行为,当他起身后拉近一个特写镜头时,场上忽然同时失声惊呼起来。

    楼海航泪流满面。

    镜头里,他那双略带血丝的眼睛像下过雨后的水洼,湿润朦胧,长长的睫毛犹如浸满雨水的草叶,挂着晶莹的水珠在水洼旁聚集着。一种复杂的哀伤情绪从那双眼睛传递出来,痛苦中带着深深的怀念,又带着发自内心的感谢,让每个看到这种眼神的人都失去了声音。

    楼海航的悲伤必然不是因为输了比赛,鞠躬也不是单纯地向对手表示比赛上的尊敬,这点场上所有人都明白。他的鞠躬和泪水,都是给自己的老师鲁道恒的。

    鲁道恒和楼海航从没有以师徒相称过,也没对外说过俩人在队里的关系,不过很多粉丝都从八卦消息里知道鲁道恒一直在教楼海航,这份师徒缘分直到他离开战队才结束,之后楼海航代替鲁道恒成了血战天下的首席战士。

    有人认为是鲁道恒的离开给了楼海航上位的机会,于是对他恶评满满,认为他不配拥有这个位置。加上血战天下战绩越来越差,众人对楼海航也没了什么期望,几乎忘了他曾经是鲁道恒徒弟的身份。如今这一鞠躬,反倒让所有人都想了起来。

    楼海航鞠躬的方向是鲁云茜,交手角色是恒刀一剑,并不是鲁道恒本人或守恒账号。但不知为何,当楼海航表露出哀伤的情绪时,台下观众也全部将鲁云茜默认成了鲁道恒,一起跟着哀伤起来,场上气氛十分凝重。

    鲁云茜在众人的注视中默默站起身,摘下耳机握在手里,代替哥哥接受了楼海航的鞠躬。她手中的耳机仿佛是一个媒介,将外面的世界通过耳机线连接到恒刀一剑所在的游戏世界中,把这份沉默的感情传递了过去。

    “鲁道恒,我们想你!”

    忽然,不知谁一嗓子喊了起来,随后观众席便像炸了般此起彼伏地跟着喊起这句话,彻彻底底把鲁云茜当成了鲁道恒呼喊着他们心中最想说的话。众人的声音逐渐变得整齐壮大,一声又一声带有市本地口音的“鲁道恒,我们想你”响彻四面八方。坐在旁观席上的晴川在这样的情景感染下忽然崩溃,用手捂住脸大声哭了起来。

    “鲁道恒,加油,你是冠军!”

    “加油!重回巅峰!”

    “我们会继续支持你,不要怕,加油!”

    除了已经形成口号的那句呼喊以外,鲁云茜还听到了几句夹在其中的声音,她强忍的泪水终于也无法控制,紧紧握住了手中耳机,向观众席默默鞠了一躬。

    ——哥哥,听见了吧。

    你没有离开,看,大家相信你还活着,相信你是真正存在的,他们都在为你加油。

    听见了吗?

    恒刀一剑站在鏖战竞技场内,他的视野里只能看到还未下场离开的随百草,但上空却传来了耳机收录的各种场上声音,自然也明白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市与血战天下的这轮比赛正如晴川所说,恒刀一剑完全是按照对待正常比赛的态度去对待它的,只是在与楼海航的时候遵守了一下当初约定。然而他完全没料到自己的出战给市观众带去的冲击这么强,甚至直接把妹妹当成他一遍遍地喊着。

    外面的呼声越来越大,恍惚间,恒刀一剑觉得自己仿佛站到了外面的舞台上,看到场上挥动的应援牌,看到楼海航依旧湿润的眼睛,看到已经变得坚强的妹妹。他忽然用手按住了胸口,某种情绪开始拼命涌动,像发狂的能量般不受控制起来。

    “我回来了。”

    突然,大屏幕的竞技场聊天框里出现了一行字,是恒刀一剑发出的。但疯狂呼喊的观众们却没有察觉到左下角那行细小的文字,还在对着鲁云茜挥动手里的旗帜。只有楼海航和几个细心的人发现了这件事,望着站在电脑旁手持耳机的鲁云茜,他们脸上露出了不同的神情。

    ……

    一个半小时后,血战天下对战零一战队的比赛彻底落幕,血战天下以0:10战败。但场上却意外地和谐无比,完全像一场友谊赛,甚至在主持人的建议下双方全体队员还在台上合了个影做纪念,当然,没有袁彬。

    又是一个0:10。

    面对这样惨淡的成绩,袁彬狠狠咬了咬牙,将脖子上挂着的参赛证拽下来狠狠扔在地上,一股怒火在心里持续燃烧着,却没有办法找人发泄出来。

    在这次比赛上,55的最终结算单里排行末尾的人不是血战天下其他队员,而是队长乐天。并非是他的操作太水才打了这样的成绩,而是他已经下定决心要保护起其他队员,以这种方式向教练阴损的惩罚制度发起抵抗。

    咚咚咚……

    乐天敲了敲办公室沉重的黑色木门。

    “进。”门里传来袁彬冰冷的声音。

    乐天推门而入,再次来到了这个华丽的办公室里。然而他刚走进来就被办公室浓郁的烟臭味熏得张不开眼,仿佛里面坐了十几个大烟鬼同时闷在里面抽烟一般。

    袁彬从电脑后面伸出头瞅了他一眼,眼神里带了几分烦躁,随后便叼着香烟走了出来,和他一起坐到了沙发那边。

    “什么事?”袁彬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问向乐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