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威战天下 [慢穿]刺客系统 重生晚点没事吧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懒

      就在秦铭远的耐心即将耗尽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然后,简短的聊了两句,包厢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进来……”

    毫无疑问,敲门的绝对是秦梦曦,而且,从先前的动静来看,秦梦曦应该就在隔壁包厢,但是,此时此刻的秦铭远,真心没功夫去理会这些,他只想知道秦梦曦此行有着什么样的收获?

    “爷爷……”

    果然,应声走进来一个人影,不是秦梦曦又能是谁?

    跟着秦梦曦的脚步,陆天宇也连忙冲着秦建章打了声招呼:“秦老……”

    “来,坐下再说,坐下再说……”

    看到秦梦曦和陆天宇的到来,秦建章顿时笑得合不蚂,脸上的颗颗老年斑,貌似都快抖落下来了。

    相比之下,秦铭远却是开门见山的问道:“梦曦,你们真的见到皇鼎集团的大小姐了?”

    “嗯……”

    点点头的同时,秦梦曦便将当天发生在省人民医院的一幕,向老爷子和秦铭远详细的述说了一遍。

    最终,带着几许感慨,秦梦曦又继续娇声说道:“老实说,我怎么都没想到,明月竟然会是皇鼎集团的二小姐……”

    “嗯,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缘分!”

    几个年轻人的结识过程,确实让秦铭远有些意外,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云梦集团而言,乃至他们秦家而言,这都是天大的好事。

    而一旁的秦建章,则是冲着陆天宇淡淡一笑:“小子,实不相瞒,老头子今晚过来的目的,就是想见见你……”

    跟秦铭远相比,秦建章的格局明显有多不同,或者说,相比皇鼎集团带来的机遇,他更看重陆天宇这个人。

    之所以这么说,道理其实很简单,秦建章认真分析过,随着陆天宇的到来,云梦集团的运势就悄然发生了变化。

    至于其中的细节,秦建章真心懒得去一一指出,他反正是发自内心的觉得,云梦集团能够走出困境,陆天宇和秦梦曦当居首功。

    就连皇鼎集团伸出的橄榄枝,也是因为陆天宇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顺手帮了上官明月一把,否则,如此好事又岂会落到云梦集团的头上?

    对此,陆天宇不由得哑然一笑:“小子何德何能,值得秦老如此错爱?”

    “呃……”

    应该说,秦建章的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实际却刻意释放出一种气场,但是,陆天宇那云淡风轻的态势,让秦建章着实有些意外。

    要知道,滨海多少杰出的年轻人,在面对他刻意释放出的气场时,别说是开口说话,就连呼吸都显得有些困难。

    唯独,唯独陆天宇是个例外,可见,陆天宇不是狂妄无知,就是有过特殊的经历,但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陆天宇虽然有些狂妄,却跟无知绝对沾不上边,唯一的解释,便是陆天宇有过特殊的经历,使得他所营造的气场,在陆天宇的眼里就是个笑话。

    于是,问题就来了,陆天宇到底有过什么样的特殊经历?才使得年纪轻轻的他,竟然有着这份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沉着与冷静?

    想不通,也懒得想,反正秦建章清楚一点,陈佳慧的父亲陈国泰,也就是他那个亲家,特意打来为陆天宇打来电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小陆……”

    因为心中的那份感慨,秦建章悄然改变了称谓:“我知道,云梦集团能够走出困境,你绝对是功不可没,另外,保安部的巨大变化,也足以证明你的能力,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消你能肩负更多的压力,就算是帮梦曦一把。”

    “这个,恕难从命!”

    “呃……”

    面对陆天宇直截了当的拒绝,秦建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老实说,针对以前的种种,你小子是不是心有怨气?”

    紧接着,不等陆天宇的回应,秦建章又瞪了秦铭远一眼:“关于李元庆那件事,秦家的所作所为确实有失偏颇,甚至有点不怎么地道,所以……”

    “秦老严重了!”

    对此,陆天宇连忙摇了摇头:“您说的那件事,是我与李元庆的个人恩怨,跟秦家没有必然的联系。”

    是的,在陆天宇的眼里看来,他置身于警局的时候,秦家确实没有义务为他奔走,至少,除去秦梦曦之外,秦家其余成员,确实没有这个义务。

    况且,秦梦曦并没有坐视不理,这对于陆天宇而言,似乎就已经足够了,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这点,他才会进入云梦集团。

    为了彻底打消老爷子的疑虑,陆天宇又连忙补充了一句:“况且,此事已经成为过去,难道小子留给秦老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小肚鸡肠的人?”

    这样一来,秦建章不免更加疑惑了:“既然如此,那你又是为何?”

    “很简单,我懒!”

    “呃……”

    理由却是很简单,语气却是很坚定,使得秦建章一时之间,真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跟老爷子差不多,秦铭远也很是无语,这货绝对是个怪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缺点,是,针对这个问题,他也曾跟秦梦曦沟通过,多少有着一些心理准备,可是,当此话真正从陆天宇的嘴里冒出来时,秦铭远的嘴角还是剧烈的抽搐了几下。

    至于一旁的陈佳慧,则是忍不住莞尔一笑,因为在她的眼里看来,陆天宇这是真性情的表现,或许,这也就是世人车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坐在陆天宇身边的秦梦曦,却是娇滴滴的说道:“爷爷,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您就甭操心了。”

    “行……”

    正愁找不到台阶下,秦建章便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就由你们年轻人自己去解决,爷爷再不过问了。”

    稍稍停顿了片刻,老爷子却又突然补充了一句:“不过,站在爷爷的角度,还是消你能试着放下涤,从而逐渐回归家庭!”

    “爷爷……”

    这话的意思,可谓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致使秦梦曦那吹弹可破的俏脸,瞬间红得有如初升的朝霞。

    关键时候,还是陈佳慧笑着说了句:“爸,这些事情,梦曦会考虑的,您就放心好了。”

    “嗯……”

    不想让秦梦曦过于难堪,秦建章便立马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回去吧!”

    “早该回去了!”

    对此,秦梦曦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这不,不等秦铭远等人做出回应,秦梦曦便立马起身朝门外走去。

    与此同时,在隔壁的包厢里,望着仍旧没能回过神来的上官明月,上官枫连忙走上前去“小姐……”

    “枫叔,你说他怎么会在这里?”

    老实说,上官枫也想不通,陆天宇为何会在滨海,而且还成为了云梦集团的保安,若非是他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但是,有些事情过于敏感,绝对不是他们可以议论的,否则,稍微有个不小心,搞不好就会招来滔天大祸。

    于是,上官枫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严肃:“小姐,慎言,慎言啊……”

    “也是……”

    身为皇鼎集团的大小姐,上官明月当然知道其中利害:“这个问题过于敏感,确实不应该随意讨论。”

    事实上,上官枫也没给她继续讨论的机会,这不,深深的吸了口凉气,上官枫便连忙将话锋一转:“小姐,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回哪?”

    猛然抬起头来,上官明月那吹弹可破的俏脸,明显带着一抹红晕,那不是羞涩,而是酒精的作用。

    面对上官明月的反问,上官枫不免有些抓狂:“还能回哪?当然是回京城啦!”

    “不,现在还不能回去!”

    “小姐……”

    一听这话,上官枫顿时急了:“少夫人打了个电话了,说是咱们必须得今晚赶回京城,否则的话,她……”

    “她就咋样?”

    霍然起身,上官明月当即瞪着双眼说道:“既然我们已经正式宣布,云梦集团将会成为皇鼎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那么,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就得跟云梦集团敲定相关细节,哪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小姐,这些事情,随便调个人过来,就能处理得妥妥当当的,你没必要亲自过问不是?”

    “不行……”

    针对这种说法,上官明月连忙摇了摇头:“别的事情,我可以不插手,但是,跟云梦集团的合作,必须我亲自负责!”

    抛开那天发生在省人民医院的事情不说,就说刚才与秦梦曦的交谈,使得上官明月真心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甚至可以说,秦梦曦的谈吐,以及在商业方面的天赋,让上官明月真心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所以,没什么好说的,她必须留下来,一边处理与云梦集团的合作事宜,一边向秦梦曦学习相关经验。

    眼见上官明月如此油盐不进,上官枫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妈若是有什么意见,叫她直接打电话给我好了!”

    “呃……”

    至此,上官枫还能说些什么?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继而转身朝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