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重生晚点没事吧 [慢穿]刺客系统 威战天下

第一百八十一章 执刀

      萧如是身后,站着一位白衣公子,他素来喜穿白衣,况且今日,他必须穿白衣,刚从重伤昏迷中醒来的云黎来,听到第一个消息就是父亲故去,说句实话他当时就不住的直吐了好几口血,如今直觉的浑身法力,目眩神晕,不知是旧伤未愈,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李白露和阿言,在两边搀扶着,阿言不管是神情和心理都有几分同云黎感同身受的意味,似乎她同云黎的喜怒哀乐,中间有条隐约不可见的丝线在牵系着。

    本来就只是个平常回头的萧如是,无意间瞥见背后云黎,面容瞬间凝滞,他不知道此时此况,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云黎,更不知道用怎样的话语去安慰。

    云黎看到萧如是,默然未语,木然呆滞的目光只是微微轻颤一下,随即又收聚起来,在李白露和阿言的搀扶下,走向云厄的封棺前。

    他尽量抑制发出哭泣声,只让几滴眼泪落在棺上,在别人眼中,或许巍峨无匹的魔尊云厄死的太过突然,而作为儿子的云黎,于这个结果的猜想和判断,早有洞悉,只是毕竟关系到父亲,更多选择以一句想多了来自我麻痹,不敢继续深思。

    从到清河镇取妖灵灵力时,云黎就察觉到异样,父亲的修为可以说早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物,怎么可能还需要用妖婴练功,修为成就,岂非是妖王勾月能比,其实那时的父亲由于学无止境的想要更上一层楼,遭到了反噬,需要千年妖灵疗伤,可惜当时的云黎并不知情,否则就算拼上性命,他都要将妖婴带回魔界,后来在苗疆时,紫来想要炼化云黎,从云黎体内迸出的强大力量,哪里是什么从小就注入云黎体内的强大秘法,分明就是云厄用千年修为发动的千里救子,直到思慕园中,那一剑穿心,让他彻底垮溃根本,用六百年力量恢复玄杌子等三人的修为后,死于他,不过是时间问题,魔宫那日,城门之下,他对萧如是出手以探萧如是出手,亦是他最后一次出手,否则以他的脾气,怎么可能不去亲自带兵去鹰宿山杀他个血雨腥风。

    所有的所有,云黎都知晓,只有一点他不明白,那日得到凝聚百年妖灵的珠子时,为何不用其给自己疗伤,还要拱手交于龙末泉,莫非时至那种程度,就连那珠子,那刚开始能够回转局面的珠子,都起不到作用了吗。

    把这所有都在脑海里回忆一边,该觉得温馨欲笑,云黎就笑,该觉得痛彻心扉,云黎就哭,回忆完,依旧是刚走来时,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父亲,走好。”

    云黎右手抬起,他那把竹扇不知何时就已经到了手中,反撑开,云黎剑竹扇扣在棺上,道“父亲宽心,自小让我练刀时,我总顽劣不肯学,喜执此扇,只是,今日方知,有些事,最好,也只能够用刀来解决,孩儿今日执刀时,不平妖界,扇不重执!”

    剿灭妖界,无非就是为父报仇,其实严格点来说,妖界,勾月,仅仅是侵略魔界的进犯之仇,魔界从来都是犯我者虽远必诛,说到真正要报仇,致使云厄死掉的直接原因,无非就是思慕园中的一剑穿

    (本章未完,请翻页)

    心,红麟恶已死,还如何追究,倒是有个真正出剑的罪魁祸首莫玉麟站在身边,云黎斜视过去,刚好望到她侧脸,莫非真要杀掉她?怎么可能,那可是父亲的原配妻子,甚至连自己都很有可能要喊她一声娘亲。

    “玄护法,去魔元宫,开九龙柱,取刀。”

    “是!”

    玄杌子领命而去。

    云黎转身面对下方皆着素服的将士,恨不得把嗓子吼干了的大声道“先用三日,安葬我父,再用两日,整顿军马,最后一日,本公子陪你们痛饮六日后,随我出征,踏平妖界。”

    “杀,杀!”

    现场沉浸在一片腾腾喊杀当中。

    喊杀声止,云黎各自吩咐暗龙飞白凤来道“将如今魔界所有兵马,分成三组,你们三人各带一组。”

    “是!”两人领命,着手去办。

    两人走后不久,玄杌子手捧赤红色刀匣走来,萧如是和那刀闸之间的距离,整整隔着四十余万兵卒,竟然能够清清楚楚感受到那封在匣中的刀光震震,罡气连绵不绝,更是在云黎接过刀匣,将其中的刀拿出时,现场直接一片又一片的红光散乱叠开,刀鸣破空。

    匣中的刀,是云厄自云黎刚出生时,就准备给云黎的,奈何长大的云黎只好拿个竹扇瞎闹腾,关于那一挥下去就能让人血冒三尺的刀剑,丝毫没有胃口,如今,经历大变,这公子终于明白,有些事情非得用刀剑解决不可,别无他法。

    刀身漆黑如墨,黑的有光线照过去能够反射出亮光。

    他几经思考,最终还是侧眉看向莫玉麟,算是他半个母亲的莫玉麟低头,似乎在刻意躲避云黎的目光。

    她又怎能不躲避,当初将云黎逼出腹中的是她,如今将云厄一剑穿心的还是她。

    “你呢,继续过你神出鬼没的生活,还是要留在魔界?”

    你呢,不过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两个字,由云黎说出,说于莫玉麟,听来就像个铁锥子再剜她的心,但她谁都不怨,只愿自己。

    久久注眸,她一改往日冰冷,温言道“我想留在魔界。”

    “那就留下吧。”

    云黎只是冷冷的回复一句,就不再往她身上花费半点心思,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父亲的葬礼上,就如他所料那样,葬礼整整办排了三日,第三日日暮时分,终于结束,云厄被葬入魔界君王陵墓,前四十二代魔尊的墓穴,都在此处,今日,魔界君王陵墓群中,又添一新坟。

    一代接着一代的,哭哭啼啼来到世间,安安静静没入尘土,中间不管你做过轰轰烈烈傲世天下,睥睨四方的英雄豪杰,还是群困潦倒,命运不堪,卑微无运的苦农下士,到头来不都得安详于坟包当中,顺其自然的与世无争如何,机关算尽的角斗逐击又如何,时间可曾饶过谁。

    从第一代魔尊到第四十三代,总计倒下去四十三人,唯一没倒的,只有魔尊那个称谓罢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残阳如血,阳下山头宫殿黑乎乎一片,按照魔界规矩,有人故去,七日内不得掌灯,何况是云厄,无疑又给这规矩加一道不可逾越的无形束缚。

    萧如是坐在樱云走前做过的那个地方,学着他将一颗又一颗的石子丟入湖中,夜晚,看不清溅起的水花,只听得到扑通的声音。

    还有,身后的脚步声。

    云黎沉重便更显清晰的脚步一步步靠近萧如是,最后来到他身旁坐下,左手拎着那把刀,右手,拎壶酒。

    他来到萧如是身边坐下,声音分辨不出悲欢因而平淡的很,道“来,喝酒。”

    萧如是习惯性顽皮道“不喝!”

    “臭小子,以后想喝,我这只手也不会拎酒给你了!”平淡的语气中透露出几分凄凉道。

    萧如是眼睛一睁大,看向他道“怎么,要自残右臂,以戒色?”

    “戒个锤子,本来就不好那一口。”云黎拿起载满酒的酒壶照萧如是脑袋当啷一下,道“以后我这手得拎刀。”

    “不执扇了?”

    “不执!”

    “好。”萧如是再不顽皮也不废话,接过酒壶丝毫不犹豫的就往嘴里灌,灌完后丟给云黎,大声道“兄弟,我有几句话想说给你听。”

    “说。”

    “第一,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坦然面对。”

    “说得好,当饮。”

    “第二,出兵妖界,记得叫我,兄弟陪你。”

    “说的好,当饮!”

    “第三,魔界护法,打死不当,还请换人。”

    “说的好,当……”莫约是前两次的忘情豪饮,云黎仰头把酒壶举起,所有预备动作都做好,只差酒水一泄而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句话不但不该饮,还该打,他反转过酒壶用壶底去敲打萧如是脑袋,一边动手一边道“魔界护法,多少人想当,多大的荣誉,你竟然不当,送上门的光耀门楣的机会你都不要。”

    萧如是后倾身子躲过道“光耀门楣的机会太多了,我偏不选这个。”

    云黎的眼神略微呆滞一下,叹气道“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何父亲会让你去做四大护法之首,不过既然他让做,你就做吧,你大可不必担心会因为做了魔界护法就自由受到限制,护法,不过挂个职罢了,我怎么可能用那个去压你。”云黎同时做出个心怀不轨的眼神。

    当然,眼神只是开玩笑,真正的,都在话里。

    “唉,倒不是怕你压我,就是不想当什么护法,要不你在魔界专门成立个澡堂,我去管管他们,做个澡堂护法也行啊!”萧如是又漫无边际的顽皮起来,还俗后,当真是与那刚下山时的道家做派越来越远。

    云黎不出意外的又拿酒壶去敲打他头颅,这次他没躲过,可能根本没想到云黎会来个三连击,被正中头盖,打的当啷一声,抱起来滚地大哭,一副讹人碰瓷的模样暴露无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