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重生晚点没事吧 [慢穿]刺客系统 死神的平凡生活

第四十八章:你是不是有病!(第二更!)

      进入开悟状态的感悟速度是极为恐怖的,尤其是沈追的本尊和分身在雷之一道的天赋本就惊人。

    半个时辰后,沈追便感觉到棋盘上越来越清晰的雷系本源波动,眼前的重重迷雾被拨开,他越来越接近成功!

    “滋滋~”雷电形成的手掌落子如飞,在接近到一个时辰时,沈追明显感觉到那一层淡淡的薄膜存在!

    “最后一步。”沈追心有所感,手上的动作一顿,而此刻,虚拟空间中,推演的人像也停顿了下来。

    显然这最后一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沈追很有耐心的等待着,现在等于是虚拟空间内的推演分身在拉着他走,单靠自己他是没办法捅破在这最后一步的瓶颈。

    时间仿佛凝固,也不知道等待了多久,终于——

    “滋滋~”沈追重新抬起了手掌,落下最后一子。

    “嗡~”整个雷行残局完全形成了一副玄奥完美的图案。

    沈追惊醒,看着眼前城墙上的变化。

    只见身前浮现出一道雷霆组成的门户,在城墙上扩散开来,最后形成一个约莫有十米长宽的通道,而在通道的尽头,仿佛有光亮声音传来。

    “嗤嗤~”一股吸引力传来,沈追连忙将双头龙鹰收起,顺着这吸引力没入到门户通道当中。

    待沈追进入之后,城墙上又恢复如初,仿佛从来都没有人在此出现过一般。

    而此时,外面的人浑然不知道,有人已经破解了棋局,成功的进入到了城中!

    混沌而神秘的银色大地,其中一座塔楼中。

    一黑一白两个正在对弈的少年,在沈追进入的那一刻,齐齐的停下落子的动作,有些意外的看向某个方向,随后皆是浮现出一丝笑容。

    “终于来了。”

    …………

    斗转星移,时空变化。

    明明是走在平直的隧道中,沈追却感觉自己在一直下坠。

    不过即便如此,他却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和不适,相反,还极为的舒适。

    他的神魂有些迷迷糊糊的,被一股温暖的力量包围,浑身放松不已,无比的想要睡觉。

    等到沈追醒来时,他才蓦然惊醒,自己竟然被外力所影响,不知不觉的睡了一觉!

    “这怎么可能,什么力量能够透过血源神甲,破掉我定心境,不知不知的影响我?”

    “居然连让我开启功德屏障的机会都没有,一点都没意识到不对劲。”沈追有些震惊。虽然他感觉到这样睡一觉并没有什么坏处,相反反而神清气爽,但还是让沈追心中警惕,不敢再对大夏洞天有一丝小视。

    沈追看了一下系统。

    沈追:神通三阶

    功法:赤阳九龙图

    身法:风雷遁(五鸣之速)

    刀法:落雪刀法

    道法:雷神诀第四重(雷龙之眼、雷龙吞海、撕天一爪、神龙摆尾、逆鳞龙爆)

    幻神道:(第二层)

    分身:五行封神阵、【金剑】【起死回生】

    善功:三百九十万。

    兑换列表:明悟时间(一百善功每秒,可赠予)

    开悟时间(一千善功每秒,可赠予)

    技能:破妄之眼(消耗善功)

    功德屏障(消耗善功)

    累积使用善功:九千六百万。

    扫了一眼系统,沈追发现自己这一次足足消耗了一千五百万善功。比起慈云世界中不过七百万就破解,多了一倍。

    累积使用善功也来到了九千六百万,离一亿关卡只差四百万。

    “也不知道累积一亿之后,会不会有所变化。”沈追心中暗道。不过他此刻却没有时间多想,他只想确定一下功德屏障能否使用。

    环顾四周,沈追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宽阔的街道上,而周围有许多居民在自顾自的走动。

    远处有商贩叫卖、店铺林立,却完完全全的是普通人,没有半点修为。

    一切都和大周一座普通的城池没什么两样,唯一的不同就是,这两旁街道的建筑风格,以及居民的服饰,都不像是现代,更贴近夏朝。

    “这就是真文人族?”

    “难不成十亿真文人族,还包括普通人不成?”沈追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微微迷惑。

    沈追尝试着踏出一步,这一步就仿佛是某种开关,周围的世界,立马鲜活了起来,喧闹的声音传入脑海之中。

    沈追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能够被这些人看到了,而不是之前如同‘看客’一般存在。

    扭头看了看身后,沈追并没有发现那高大的城墙,顿时往前面的人群走去。

    …………

    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沈追首先第一件做的事就是问路。

    “老人家,请问此处是何地?”沈追找了一个在街头闲逛的老农,老农穿着朴素,大约四十五岁,看上去神采奕奕。

    “这位壮士,商丘城正在选贤纳士,就在西边的公乘府,你何不去看看呢?”老农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便又自顾自的继续往前走。

    “商丘城?公乘府?”沈追心头一震,这老农虽然答非所问,却透露了几个信息。

    第一,这座城叫商丘城,而根据史册记载,商丘城乃大夏王朝的第一座都城!自天启元年建立。之所以说它是第一座,乃是因为大夏王朝在之后还有过阳翟、斟鄩、纶城几座都城,不过论地位,商丘显然是在后三者之上。

    第二,商丘城正在选贤纳士,至于到底是个方式,沈追就不清楚了,他猜测可能与这次的考验有关。

    第三,公乘府。大夏王朝的爵位总共有二十级,一级公士、二级上造,三级簪袅……而公乘则是第武分得不明显,正所谓出将入相,乃是官、爵合一,公乘也意味着同时拥有着官职和兵权。只是这官到底有多大,权柄多重,沈追就不是很清楚了。毕竟他了解不深,而且时代久远,没有可对比的地方。

    仔细品味了这其中的信息,沈追顿时有了一些想法。

    他往西边走了两步,沈追又找了路边的商贩问道:“这位大哥,请问此地是何处?”

    商贩笑容满面道:“这位壮士,商丘城正在选贤纳士,就在西边的公乘府,你何不去看看呢?”

    得到一模一样的回答之后,沈追仍旧不死心,拱了拱手,继续往前走,分化出无数化身,以极快的速度在大街小巷穿行着。

    不过,无论沈追问谁,变化什么问题,所得到的回答,都是这么一句话。

    “这位壮士,商丘城正在选贤纳士,就在西边的公乘府,你何不去看看呢?”

    “这位壮士,商丘城正在选贤纳士,就在西边的公乘府,你何不去看看呢?”

    “这位壮士……”

    …………

    银色大陆上,高塔内,一黑一白少年仍旧在继续下棋。

    突然,黑衣少年神情一动,脸上出现一丝古怪的神情。

    “这小子是有什么毛病!进来之后都已经问了一千九百多遍了!”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并不答话。

    然而黑衣少年却是忍不住了,冷哼一声,顿时消失在棋馆当中。

    白衣少年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也没有阻止,而是继续思考着眼前的棋局。

    …………

    商丘城内,沈追仍旧是边往西城走边打探,比如公乘府具体在哪个位置,此处的公乘是什么境界,反正也不妨碍赶路,没准就这游戏就有什么变化呢?

    一路问到三千六百遍的时候,沈追终于得到了一个很粗暴的反馈:

    “你是不是有病。”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在沈追问话的时候突然怒气冲冲的反问道。

    “嗯?”这突然的一下,反而将沈追吓了一大跳。他惊疑不定的打量着这孩童一眼,什么修为都没有,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小孩子,赤脚穿着红肚兜,胖乎乎的即便是生气都很可爱。

    “你听得懂我说的话?”沈追心念一动。

    小孩却根本不搭理沈追,怒气冲冲地吼道:

    “问这么多次,你是不是有病!”

    “问这么多次,你是不是有病!”

    “问这么多……”

    “……”

    沈追都迷了,这谁家的小孩,怎么这样!

    无论他问什么,对方都是这么一句!

    见又变成了复读机,沈追摇了摇头快步向前,摆脱了身后的小孩。

    然而问题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

    “问这么多次,你是不是有病!”这是一个路过的农夫。

    “问这么多次,你是不是有病!”来自街边买菜的老妪。

    “问这么多次,你是不是有病!”一个醉酒的壮汉。

    “……”

    如同魔音灌耳,沈追的脑袋中嗡嗡的直叫个不停,连封闭五感都做不到,这声音仿佛是直接传递到脑海之中……

    足足三千六百遍!

    这道声音才停了下来。

    沈追已经完全麻木了……自己不过是觉得可能这是一个‘找不同’游戏,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啊!

    他现在连什么时候一个黑衣少年出现在自己面前,指着自己哈哈大笑,都不知道。

    “好好的公乘府不去,在这吵得老夫不能安心下棋,活该!小子,现在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吧,哈哈哈~”

    沈追:“……”

    正当沈追拱了拱手想说点什么时,

    唰~又一道身影出现,却是一个一模一样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与那黑衣少年身上冷酷的气质截然相反。

    沈追顿时拱手作揖,躬身一拜:“晚辈沈追,见过前辈。”

    白衣少年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微笑,不过很快一闪而逝,点了点头道:“你为何明知回答都一模一样,还要做无用功?”

    沈追轻声道:“凡事并非一成不变,也许随着晚辈问话的内容不同,地域不同,下一个人就会回答更有利的消息,晚辈也只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罢了,现在看来,晚辈或许没错。”

    “哼,你看看,这小子就是有病!”黑衣少年冷哼道。

    白衣少年看了一眼,黑衣少年立刻就闭嘴不言,只是看向沈追的眼中仍旧是有些不善。

    白衣少年朝着沈追点了点头:“不管你有意无意,既是我二人现了身,便算破坏了规矩,耽误了你的时间,不过我也不能做太多,那便把这份时间还给你。”

    “什么意思?”沈追心中一楞。

    然而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那黑白两道人影慢慢的越来越淡。

    他只记得昏迷之前,那白衣少年似乎挥了挥手,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天旋地转,斗转星移。

    沈追一脸茫然的醒了过来。

    “这怎么可能,什么力量能够透过血源神甲,破掉我定心境,不知不知的影响我?”

    “居然连让我开启功德屏障的机会都没有,一点都没意识到不对劲。”沈追喃喃自语,然而他在嘀咕这些话时,却又感觉到了一丝异常之处。

    就仿佛……这些话,自己已经说过一遍一般!

    “嗯?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刚进来吗?”沈追微微一楞,不过转眼这一丝不适的感觉就消失不见。

    站在原地活动了一下,沈追很快走向那街道,拦住了一位老农。

    “老先生,请问这里是何处?”说完这话,沈追心头再次浮现出一丝极淡的怪异感,陌生又熟悉,不过接下来,他就彻底遗忘了。

    因为他已经被老农的问答吸引了过去。

    “商丘城?西城公乘府?”沈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去。

    他发现这座商丘城每一个人都极为不简单。

    一路走过来,无论是老农、走卒、孩童、壮汉,体内都有着一丝元气波动。

    完全不似普通人!

    所有人,全部都拥有着后天九阶的元力波动,这一幕看得沈追暗暗心惊。

    在大周朝,任何一座城池都不可能全部都是后天九阶武者,然而怪异的是,这些人无论老幼,似乎都统一是后天九阶,没有超出也没有减少,出奇的一致。

    “难道天启时代的夏朝也是这样?全民皆武者?”沈追心中浮起一丝古怪的念头。

    不过很快他就这个念头放在一边,而是飞快的往公乘府赶。

    与此同时,他身上分出数道灵力化身,再次开始了不断的尝试与这些城中的人对话。

    而就在沈追有所动作的时候,在遥远的天边,仿佛有一声微弱的怒吼声传来。

    “嗯?谁在骂我?”沈追疑惑的抬头看了看天空,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便继续进行着他的找不同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