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七百二十一章 没人吃的凶兽

      清晨,山林里,所有人都在睡着呢,却闻到一阵阵香味。

    睁眼看过来,方涥正蹲在一个火堆前,吃着什么。

    溪水是活水,水流了一夜,什么毒都冲到下游去了,方涥的睡眠照旧是回地球睡觉,所以天刚蒙蒙亮,他就对溪水里虾蟹下了手。

    这里的物产比侠者星还多,不愧是凶兽称霸的世界,溪水里的虾最瘦的也比手指粗,个头大的和澳洲龙虾一个体型。

    螃蟹更不用说了,起初天还没放亮,他还以为是个石头,结果用手一搬,螃蟹八条腿两个大钳子像是乌龟一样全伸了出来。

    第一次见到可以把腿钳都收进身子的螃蟹,方涥的吃货精神,发挥的那是出奇的厉害!螃蟹的身子里多少肉,大面积的空间都用于收放腿钳,但蟹腿的肉超级香,而且直接丢火堆里烧,那么厚厚的壳在,也不用担心草木灰把食物弄脏了。

    “师弟!你怎么吃这些?”蛤蟆看了看,竟然没和方涥抢,反倒一脸鄙视的问方涥。

    蜗牛在旁边也是,甚至有点想远离方涥的打算。

    “你们从来不吃?”方涥边吃边反问。

    “不是我们不吃,是咱们都不吃,怎么摔了一次山崖,后遗症这么厉害!”蜗牛边说边退。

    “哈哈,摔一次,把我摔开窍了呗!你们真不吃?那好,都别和我抢,嘿嘿,两个大钳子快好了!”方涥吃的那叫一个乐呵,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吃饭,而失去美食的滋味,那种一人吃饭无味的状态在放他的字典里根本找不到。

    蛤蟆没走开,就杵在方涥身边,看着他吃,当看到方涥把一只比大腿还粗的蟹钳砸开后,竟然往里面浇了什么东西进去,那东西味道有点酸,又有点香,“师弟,你往里面倒了什么进去?”

    “醋啊!嘿嘿,还有点其他的!要不要尝尝?”方涥只是试探的问问,根本没想过蛤蟆他们会反转。

    不过,方涥还是低估了贪吃的蛤蟆,顺嘴就回他一句,“好啊!”

    “卧去!你不是...不吃的吗?真吃?”方涥惊讶的问道。

    “看一个人吃挺孤单的,我是你师兄理当陪着你,即使再难吃,师兄今儿个豁出去了!”说着,抢过方涥手里的蟹钳,盘腿坐下后,将蟹钳放腿上,双手扒开蟹钳已经裂开的硬壳,见到有汤汁浸泡的蟹肉,用手抓起来就往嘴巴里塞。

    整个动作像是在吃毒药一样,方涥看着一脸鄙视,“至于嘛!嘿~嘿~慢点吃,没人和抢,我这里还一根...唉~蜗牛,你怎么也...得!蟹钳没了,我吃蟹腿!”

    说话间,蜗牛呲溜的就跑了回来,坐在方涥的左边,趁着方涥说话,便把火堆里的另一个蟹钳拿到了手里,有模有样的学着方涥之前的动作,砸开硬壳,操起一瓶子调料就倒了进去。

    “行了!少倒点!有个味就行了!别...够了够了!麻蛋,你吃一段就倒了大半瓶!太败家了!”无论方涥怎么说,蛤蟆和蜗牛都没回一个字,而且人家吃东西,不像方涥那样还要品品味道,兄弟二人上手吃了一口,感觉味还可以,紧接着那就是海吃海吃的停不下来。

    一根蟹钳根本满足不了他们,蟹腿八只,方涥只吃了两根,其余的全部被蛤蟆和蜗牛干掉了。

    溪水边,方涥烧的火堆是在一个巨大的石头边上,蛤蟆在右、蜗牛在左,三个人正好把火堆给围了起来。

    其他的师兄过来也没地方挤,但看着方涥三人吃的还挺香,于是也去了溪水里捞几个上来吃吃,可惜他们没法生火,看着方涥吃,他们干着急,实在忍不住的时候,“生的也不怕,就吃生的!吃到肚子里都会熟的!”

    于是乎,大师兄上演了生吃大螃蟹,方涥看着又是一阵呕吐感,麻溜的就跑了。

    不跑在那里干嘛呢?大师兄又踩进了溪水里,那水有毒了!

    跑远一点,方涥便看着其他地方,尽量不看大师兄那边,蛤蟆和蜗牛吃的太饱,揉着肚子慢慢走了过来,路过大师兄身旁时,还很客气的说了一句,“大师兄慢吃!”

    抬头看到蛤蟆和蜗牛吃饱成那样,大师兄抱着刚刚砸开的蟹钳丝毫不客气,张嘴就啃了下去。

    其他弟子路过,每每都是翻江倒海的一阵呕吐。

    方涥看着直捂脸,见到蛤蟆蜗牛走来,便开口问了问:“师兄,凶兽有些是能吃的,咱们之前都不吃吗?”

    方涥发现了这个主要的问题,想着地球人什么不吃,再多的凶兽也能被吃光,为嘛这里会让凶兽称霸呢?

    “不吃!只有药堂的人,拿来炼药!”

    “那凶兽的皮毛,你们就没制作成衣袍之类的?”方涥又追问了一句。

    “那恶心的玩意,还制作衣袍,埋都来不及!放时间久了,臭气熏天!师弟,俺俩刚吃饱,别说那些倒胃口的话!”

    “好吧!这样也好,嘿嘿!看来这里的宝藏还是很多的!”方涥自言自语的说叨了一句。

    “师弟,你...说什么宝藏?有机会发财,可不能望了我们!”蛤蟆听到宝藏就来了兴趣。

    方涥笑笑,“必须的!绝对不会忘了你们,但你们要帮我的忙,不然,吃白食可不行!”

    “我们不会吃白食,只要你下次别吃独食就行!”

    “我哪次吃独食了?”方涥不解。

    “昨晚那是什么,你不是自己一个人再吃!还有今日的蟹,我们不吃,是因为我们没吃过,你吃过也不说一声!”蜗牛把方涥的罪证列了出来。

    方涥琢磨着,面前俩货才十五岁,和十五岁的孩子应该怎么交流呢?这里没手机没网络,十五岁应该也是很单纯的,不会太难交流,笑嘻嘻的说道:“行了!师弟我知错了!请两位哥哥原谅!”

    “嘿嘿,其实我们没生你的气,昨晚那东西的味道真棒,今天的蟹钳也很香,师弟下次有什么吃的,递个眼神,我们就懂了!”蛤蟆说话的时候好像还在留口水,那样子...真当是名如其人。

    三个人坐在一边,说说笑笑的聊了一会儿,大师兄一个人只吃一根蟹钳,便假装吃饱了,也学着蛤蟆和蜗牛揉搓着肚子,再难吃也不敢说出来,“吃饱喝足,我们继续赶路!”

    方涥就佩服这样豁达的人,貌似是大师兄都会有点二,说话的时候,也不看看身边什么情况,密密麻麻都是路过的弟子,他大声说话之后,令更多刚来的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只生冷的螃蟹,纷纷捂着嘴,加快脚步跑远点去呕吐了。

    在大师兄的努力下,方氏九兄弟是出名了,沿途回去的路上,只要大师兄往哪一站,周围不管武功高低,更不管男女,所有弟子麻溜的远离,把大师兄当成了蟑螂药,敬而远之。

    更可悲的是大兄弟还不自知,“小师弟,这次大师兄我,占了你光,你看,但凡我们所到之处,他们纷纷给我们让道,貌似都怕得罪我,再有人敢拦我,你就上去打!武徒境不能浪费了!”

    闻言方涥翻了白眼,拽着蛤蟆和蜗牛便远离大师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