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三百四十四章 出手在即

      林炎吾方才见到自己的妹妹非但没有替自己父亲报仇的意思反而还和这大大魔头如此亲近便有些怄火,现在妖族之人和魔教之人息事宁人,自己也算不太被注意,于是又问向林小菁道:“妹妹,现在杀父仇人就在面前,难道你就不为自己的父亲报仇了吗?”

    林小菁方才还有些欣喜之心一听到这话便冷了几分,直接盯了对方一眼,眼中恢复了平日的冷意,看向了不远处的血魔心中却是大为挣扎起来。自己如何给父亲报仇?根本是无法下手的,但毕竟是血海深仇,如何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沐霜却是阴寒着眼睛看向了林炎吾,心道此人可真是多事,这种情况下居然提醒所谓的杀父之仇。林小菁或许是深陷在亲情之中,可她却是不傻的。对于传说中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的血魔又是另一番的看法。

    她心中明白得紧,当年那个傻小子虽换了一个身份,可仍是初心未改的。修道界里面的传闻十有**是不靠谱的,以他如此袒护和纵容自己的师妹不难看出,他仍然还是当初那个活该被自己欺负的方师弟的。

    但自己师妹的杀父之仇可要如何阻拦?毕竟也没有亲眼看见,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相信林炎吾或许心机深沉,可要说拿自己尸骨未寒的父亲做玩意胡言乱语,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她却是不相信的。因此也没有足够的话语去未血魔辩解,毕竟他的嫌疑实在是太大了,当初也亲自承认为,想帮都帮不了了。

    血魔没有看林炎吾,反倒是看了林小菁一眼,并平静地说道:“若是要为你父亲报仇,得等我先铲除那魔狼,到时候在了断此事吧。”

    林小菁本以为他会辩解一番,但他却如此一说,如果自己不为父亲报仇那真是无地自容了。于是便点了点头,只说道:“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听到这话的血魔直接有些心灰意冷,心中想着,想不到我还是得不到你的信任。我都这么做了,你还是不相信我,那又有何意义呢?眼神中一股寒意冒出,冲着她点了点头。

    林小菁心中大为痛心,只想着,你为何不解释一下,哪怕只是一句我都相信你的。你那般救我护我,难道我还不知你的心吗?但你因为又不解释,莫非真是你杀了我父亲?

    沐霜见到这二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倒是大为吃惊。她看得出来,血魔是欲言又止,而自己的师妹是强撑着说出那几句话语。真不懂他们到底在作何,一个坚守,一个自封。

    半空中的魔狼和胡九九已过了十几招了,不少人都仰头观望。主要是胡九九的身形太过怪异,居然是九条雪白的尾巴,却像是九把锋利之剑,每条尾巴一扫之下都能引起大范围的气浪涌动。而且那雪白之光已经刺破了厚厚的黑云层,倒像又多出了一个太阳神君,底下只觉得还有些耀眼起来。

    这时杜瑾瑾却到了血魔的身边,轻声喊道:“主公。”

    血魔楞了一下,本来还想着单独问问这小丫头怎么回到天朝的,可见到对方有些委屈和忧伤又是于心不忍只说道:“你来了,那黎珊师姐呢?”

    杜瑾瑾见到血魔似乎没有怪罪自己私自来到天朝之事,便有些欣喜,只答道:“主公放心,宫姑娘现在很安全。”

    血魔无法,想训之话都说不出来,只点了点头,并吩咐道:“这些人都不是善茬,待会儿能不出手尽量别出手。”

    杜琮又一次见到杜瑾瑾,心中大为感慨,居然还是不死心的在那边喊道:“小师妹,小师妹。”

    杜瑾瑾当然记得上次在无量荒山之时的场景,可自己分明和他们没什么瓜葛,为何那人会如此不放弃?杜秋行却在一旁说道:“小师妹已不记得当初之事了,现在她暂时无碍我们不去打扰也是没事的。”

    听到这话杜琮无可奈何,只恨恨地看着血魔,而对方似乎还毫不在意。谢代林见到血魔都不拿真眼看自己一下,心中庆幸的同时又有些空落落的,难道自己就如此难入他的法眼?

    血魔本欲跃上半空去助胡九九一臂之力时,偏偏又有几道身影落入地面,一看之下竟楞了一下,还是对方率先开口道:“血魔公子?”

    血魔倒是无动于衷,反而是杜瑾瑾颇有些高兴,连忙上前去说道:“梦姐姐。”

    旖梦微笑的点了点,这惊世之貌足以颠倒众生,让不少男子一见之下就心痒难耐。可她却一心都在血魔的身上,连忙携了杜瑾瑾的手道:“瑾瑾。”

    血魔想不到居然有如此多人参与进来,一下子倒还有些诧异起来,只和旖梦说道:“阁主,你怎么也来了?”

    旖梦显然有些料想不到这血魔居然是如此冷冷冰冰的,也不由便把在场之人都看了一遍,这一看之下却率先发现了林小菁,她心中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只有些古怪地看了看血魔并说道:“血魔公子,到了是天朝都不去我云居阁,感是不把我当朋友?”

    血魔无言以对,对方说得似乎也有道理,还是杜瑾瑾辩解道:“梦姐姐,主公也是刚到,自然没来得及去你那里。”

    旖梦脸色缓和了下,无缘无故便有些喜欢杜瑾瑾起来,只柔声说道:“瑾瑾,你主公心不在,如何会去云居阁。”

    血魔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有时候真是搞不懂这些女子的心思,索性也就不去回答,免得又被别人抓住话柄嘲笑一番。

    林炎吾似乎现在才想起轿子中的新娘,毕竟她那里还有青龙之魂,若是丢了这东西,自己可要如何向那位大人交代?四周魔教和妖族之人已经平静了下来,而杜谢两家之人来了之后他们更是收敛了几分,现在似乎都被半空中的魔狼和胡九九给吸引了去。

    南荒几人中的一人冲着另一人低语了几句,那人一听之下脸色巨变,连忙慌张地看向林炎吾并低声道:“轿中之人去了何处?”

    林炎吾听到话语直接大吃一惊,若是新娘没了踪迹,那么连青龙之魂也就没了下落了。那位大人多次告知青龙之魂尤为重要,若是有个闪失自己可担当不起。越想心中便越是恐惧起来,像是听到了那位大人的斥诉和惩罚了一般,一股寒意不由便蔓延开来。

    连南荒几人都有些感到惊悚,这将到手的青龙之魂若是就这么丢了,自己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那位大人若是发怒自己将会生不如死的。因此便有些慌张起来,连忙商议道:“新娘子只是普通人,纵然有些道法,但根本难以逃脱那魔教之人的手爪的。”

    林炎吾略有所思,只说道:“你的意思是,莫非有人暗中相助?”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方才那些迎亲之人能逃走就是半空中那女子出得手,但方才我却没能看到轿中之人的身影,怎么一转眼就没了踪影。”

    林炎吾思索起来,照说对方应该不会认识在场之人才是,但现在无故始终却和在场之人都脱不了干系。细细想来,除了血魔外别人都没这个嫌疑。但他却不明白血魔为何要这么做,却也只是猜测,根本没有实证。

    可想到那青龙之魂也随之消失便大为紧张起来,只和那几人说道:“现在可有办法联系到那位大人,如今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我那些幕僚术士根本难入法眼。”

    南荒几人自然看出了其中的端倪,黑殿阎罗和黑面煞当年的名声和其之大,就算十几年来隐姓埋名,可一旦出世还是能让不少正道之人为之胆寒的。而且妖族之人还有魔狼现身,又有天魔教的血魔在此,现在连云居阁人都闯了进来,形势似乎大为不利。

    原本那比较盛气凌人的老三都收了几分嚣张的气焰,方才那些人出手他是看在眼中,若是以自己的能力怕是不够格的。因此才会老老实实的待在一边,连身份都不怎么敢暴露。老大倒是比较沉着冷静,只低声说道:“我早已联络了信使,估计不时便会派人前来了,只不过现在那新娘子走丢了,怕是不好交代吧?”

    林炎吾心中慌张起来,但方才形势如此混乱,现在恐是一点儿蛛丝

    马迹都难以寻到了。但看了看血魔,心中一狠心,便对着手下之人低语了几句,那人点了点头悄悄地退了去。

    半空中的局势已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胡九九面对着那魔狼根本也是丝毫不弱,脚下的一栋房屋早已被移成平地。在众人的眼中,那魔狼似乎还稍逊一筹。大概是方才和林小菁斗法之时消耗内息过多,现在面对着步步紧逼的胡九九居然有些难以抵挡起来。

    血魔见到这局面心中便有些放心起来,但对胡九九的实力也是大为吃惊,不想她的修为居然如此厉害,自己之前还一直没有发觉。却不禁对那困妖塔中的阵法感到大为震惊,看来武欲的确是有些手段的。

    千苣想到血魔现在的身份是天魔教之人便觉得恐怕通天大道的秘密是难以知晓了,毕竟对方的实力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若是强来绝对是自讨苦吃。现在连魔狼都被人困住,更是无人能与之匹敌,如此通天大道的秘密更是难有眉目了。

    一众人都面面相觑,一下子居然不知要如何分出敌我了。以林小菁和沐霜为代表的武欲之人经过刚才那几次和魔教以及妖族交手而显得有些厌战起来,看上去根本就不愿再出手了。

    黑殿阎罗和黑面煞见到血魔又是另一番计较,无论怎么说他们都和他渊源极深,但一见面又不知如何是好了。况且又有正道之人在此,若是在得罪算起来还能是一方的血魔,那岂非要腹背受敌。故而便也一直沉默,却是一心都在林炎吾那边,毕竟青龙之魂才是此次出现的根本所在。

    紫罗兰一下子就沉默了起来,本来她还属于那种极度喜欢渲染热闹气氛之人的,可大多数人都对她的话语不搭理,一下子也显得有些无趣起来。虽然是魔教妖女,却很少在修道界走动,算起来这个称谓倒还有些误解她了。

    旖梦只是顺着热闹而来的,想不到居然能见到这些人。血魔才短短一月未见,居然又出现在了这里,一下子有些纳闷起来,知晓他不善言辞,还好有个杜瑾瑾不然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沐霜在一旁倒是自娱自乐的,什么魔狼,什么魔教妖族之人统统和她没什么关系。怀中的小狐狸是多年未见,实在有些想念得紧。反正有自己的师妹在身边,而且自己的师妹身后还有个血魔,根本不会有什么危机的,因此便有些有恃无恐起来。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口的,怕是除了她外没有任何人了。

    林小菁见到自己的师姐这般自然也是有些头疼和伤脑筋的,可又能如何?自己这般愁眉苦脸也没好到什么地方去,像师姐这么没心没肺还要好得多。

    黑殿阎罗自然是察觉到了形势的不妙之处,连忙传音给黑面煞道:“你看这局势可如何是好?”

    黑面煞楞了一下,回答道:“是谁泄露的消息,这些人八成都是冲着那青龙之魂来的。”

    黑殿阎罗却有些不可否认,只说道:“我看不然,那正道之人估计之为祝贺林家少爷而来。至于血魔和妖族之人,估计才是为了那青龙之魂而来的。”

    黑面煞觉得此刻不管那些人前来到底是何目的,总之想要夺取那青龙之魂已是困难重重的。而且看样子,杜家和谢家之人又没有放过自己一行人的意思,真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一旁的齐将军见势不妙,也有些无可奈何起来,就算他如何算计都没有料到会出现这么多人。以目前这些人的实力,估计连浑水摸鱼都是困难的。他看了看紧盯着自己一行人的正道几人,有些无奈地说道:“今日我们就算放弃青龙之魂怕也是走不了的了。”

    黑面煞楞了一下,连忙问道:“谁有那么大的胆子还敢拦我们?”

    齐将军用眼睛瞟了瞟杜谢二族之人,意思已是不言而喻。

    黑殿阎罗早已发现了他们的举动,只冷哼道:“就凭他们想要拦住我们,怕是妄想吧?”

    齐将军却又担忧道:“别忘了,还有那拿着紫影的小娘们以及那无极门的师徒二人。” 幻月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