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两千五百五十四节:让他再装一会

      十日之后,一线城外,一辆豪华的骆驼马车在城外街道上飞驰,不时撞翻了来不及躲避开的行人。

    有的行人被撞的筋断骨折,居然还要被车上的人狠狠抽上一鞭子。

    “你走路不长眼睛啊!”

    “你找死啊!”

    “滚!”

    现在驾车的这个青年,一脸灰尘,狼狈不堪,哪里还有一星半点离开铁寨城时候的风光模样?

    倒不是这位风度翩翩的铁寨城主在路上遭遇了什么袭击,可反而更让铁寨城主气不打一处来。

    因为流沙城占领铁寨城之后,根本没有派追兵,而且什么都没有做。

    他们只是稳定了铁寨城的民心之后宣布流沙城对铁寨城接管,所有平民秋毫无犯,店铺只要把原来交给铁寨城的税金转交给流沙城即可。

    甚至税金还从原来的四成减成了跟流沙城一样的三成!

    当铁寨城主和他的百名精锐护卫们是在第四天的时候,在临近的城市客栈里听说这件事情的。

    这件事情在流行“兵过如削,匪过如剔”的荒星,是被当做奇闻在各城市之间流传的,很多别城的百姓在羡慕铁寨城的同时,却都酸溜溜地说:“这流沙城主明显是脑袋少根筋,打下来也不知道能守得住几天,不抢上一通带回老巢,白白留给后面的人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当天晚上,百人队里两个兼职当厨子的护卫就跑路了。

    铁寨城主不过是骂骂咧咧了几句,大抵就是等他打回了铁寨城,一定把这两个厨子脑袋砍下来当尿壶,大抵还是没有往心里去。

    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他身边百人护卫少了三十个人。

    铁寨城主还以为是半夜遇到了袭击,挨个追问一番,才知道三十个兔崽子全逃回铁寨城去了。

    这让铁寨城主脸面实在挂不住了,骂骂咧咧一番之后,发誓要把这三十个人,外带第一天逃掉的两个厨子,全家的脑袋都砍下来,尸体挂在树上喂土狼。

    原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第三天早上,铁寨城主又懵了。

    百人队这下连三十人都不剩下了。

    铁寨城主这下真是出离愤怒了,“你们知道他们要跑,为什么不拦着?你们没一个好东西!”

    这些留下的,最忠心耿耿的十几个护卫们也是心里苦啊!

    逃兵的人比他们还多啊!

    怎么拦啊?

    人家不顺手宰了他们,已经是很顾念袍泽感情了。

    可铁寨城主估计是真的气疯了,他居然盛怒之下,提起鞭子把所有剩下的护卫都抽了一遍。

    当天晚上,十几个心腹跑得一个没剩。

    真的,这些心腹没有趁机隔了铁寨城主的脑袋回去给流沙城主请功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所以就出现了一线城外驰道上的一幕。

    一身风尘,灰头土脸的铁寨城主脾气暴躁,自己驾驶着骆驼车好不容易折腾到了一线城下。

    看到一线城高耸入云的城墙,还有那城市上方云海标志性的一线刺眼阳光,铁寨城主顿时像是丧家之犬又重新找到家门了,腰杆子都直起来了。

    他得意洋洋地切齿道:“什么刘沙,

    什么流沙城,等老子搬了救兵打回铁寨城,一股脑把你们流沙城也打下来,把你们统统赶去沙漠里喂土狼!”

    ……

    此时此刻,铁寨城内,城主府的正厅里。

    秦枫,刘沙,巴赞还有雅克西,四个人倒不是在开会,而是围着一只架起来的烤全羊吃着烧烤。

    雅克西一边转着烤全羊的铁棍,一边均匀地往上面刷着油,光听着这热油“滋滋”冒出来的声音,还有散发出来的香气,让旁边的刘沙和巴赞都咽了几十次口水了。

    “雅,雅克西兄弟,你,你这手烤全羊的本事,厉害啊!”

    刘沙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雅克西抬起手来,撒上了一些香料,笑道:“家乡那边的方法,正好带了一些香料,就给几位前辈露上一手了!”

    一边说着,雅克西一边从袍子里拿出一个又一个小瓶子,往烤全羊上面撒了至少七八种香料,这才收起瓶子,取过腰刀从羊腿上切下几块烤的金黄的肉片,端在盘子里递给秦枫笑道:“前辈,烤好了,请享用吧!”

    秦枫这才笑着接了过来,用削尖的红柳枝子串上,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一口,果然是臼齿生香,他不禁笑了起来:“味道确实不错!”

    雅克西开心地笑了起来。

    刘沙和巴赞见连秦枫这样的天人高手都夸赞了,更是顾不得什么吃饭的规矩了,拿起腰刀就从烤全羊身上切肉,大快朵颐起来了。

    好酒自然是少不了的。

    比起流沙城里寒酸的土酿烧酒,铁寨城主的确是个会享受的人,酒窖里藏着不少好酒,其中居然还有万古仙朝里一些达官贵人才喝得起的仙酿。

    好嘛,可算给秦枫肚里的酒虫解馋了。

    刘沙和巴赞都吃得“噗哧噗哧”地满嘴冒白气,忽地刘沙就想起了什么事情,对着雅克西问道:“雅克西,你烤全羊的手艺这么好,还卖什么货物啊,干脆卖烤全羊算了!”

    巴赞一边吃得满嘴流油,一边打趣道:“对啊,你铺子改卖烤全羊,我一顿至少买一只,顿顿买!”

    雅克西谦逊道:“我爹和伯父烤得更好吃,我也就一般啦!”

    秦枫笑了笑说道:“又不是叫你们不行商,不卖货了,卖货跟卖烤全羊又不存在冲突。要不,以后流沙城和铁寨城的税金都归你管理?”

    刘沙和巴赞皆是一愣,心里暗叫不妙,哪知秦枫又笑道:“你们紧张个什么劲?税金给雅克西的商行管理,雅克西用这些钱去赚更多的钱,再给你们分红,不好吗?你们砍人,可能比他厉害,做生意,比得过他?”

    没等刘沙和巴赞反应过来,秦枫就笑了起来:“你们要是只想着收收税金,自己逍遥快活,挥霍无度,那就是山大王的思维方式,得要改!军队需要钱,城防需要钱,全依赖税金肯定不行。否则的话,管一座城,两座城还凑合,叫你们管一颗星辰,迟早要败光家底,被人赶下台。”

    刘沙和巴赞这才如梦初醒,连连点头。

    “高手兄说的对,说的太对了!”

    看到秦枫一句话就给自己拉了一个财大气粗的大靠山,雅克西更是喜不自胜,端起酒壶就先干为敬了。

    秦枫拍了拍雅克西的肩膀,说道:“不过,我还得先跟你借点钱用用!放心,会还

    得!”

    雅克西开心道:“前辈,您尽管开口就好了!”

    倒是巴赞一边大口吃肉,一边有点担心地问道:“高人,话是这么说没错啊!可一线城真的会帮铁寨城主那个小白脸报仇吗?”

    刘沙也说得有些担心起来了:“是啊,咱们谋划了这么多,要是一线城不来人,可就都落空了啊!”

    秦枫端起酒碗,笑了笑说道:“如果有一只跳蚤,老在你旁边跳来跳去,还咬了你一口,虽然不痛不痒的,你会不会一巴掌拍死它?”

    刘沙和巴赞异口同声道:“那还用说?”

    秦枫笑了起来:“现在的我们在一线城眼里,就是那只跳蚤!”

    短短十天之后,一支两万人的大军竟然通过飞舟降落在了铁寨城的城外,两万人俱是全副漆黑铠甲,手中武器都是灵兵,如同死神一般凝视着刚刚修缮好城墙的铁寨城。

    每人铠甲的背后皆插着一面漆黑旗帜,黑底白徽,所谓徽章也就是白色的“一”字。

    这就是一线城的徽章了。

    为首一名手持灵兵长槊,身穿铠甲的将军,脚踏虚空,如同神灵,一步一步缓缓走到了比铁寨城的城墙更高的空中,声震寰宇,厉声喝道:“铁寨城内众人听着!流沙城冒犯天威,今日奉一线城主钧令,天降神兵剿灭流沙城!”

    一声喝下,铁寨城之内竟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那名天人强者竟是以为城内的人都自己的天人修为吓住了,厉声再喝道:“投降者免死,交出流沙城主刘沙,铁寨城所有人都可以活,否则破城之日——鸡犬不留!”

    听到这番话,城楼上被秦枫施展了神文“法”字诀,隔着一道障眼法的结界,看着城外的四人表情各异。

    刘沙,巴赞和雅克西都是如临大敌,甚至雅克西的手脚都有些难以控制地颤抖起来了。

    秦枫颜色不变,问道:“一线城主?”

    刘沙和巴赞都是摇头。

    “不是,应该是一线城主手下的天人高手。他手下有三个布武境的高手,不知道来的是哪一个……”

    秦枫拿起皮囊,灌了一口酒笑道:“那你们怕成这样?”

    刘沙眼巴巴地对着秦枫,脸上表情都要哭下来了:“高手兄,那可是个天人高手,天人高手啊!”

    秦枫又灌了一口酒,反怼道:“那又怎么样?我不是?”

    这一下刘沙眼睛立刻就冒光了:“您,您愿意这一战就出手?”

    结果秦枫接下来的话就更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了。

    “不!”

    巴赞这下是真要猛汉落泪了:“高人,您不出手,我们哪里打得过这个家伙啊!”

    小天人境跟天人境,真的差的只是一个“小”字吗?

    雅克西紧张地对秦枫问道:“前辈,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秦枫将酒囊塞好抓在手里,笑了笑说道:“让他再装一会!”

    三人皆是困惑不解,秦枫淡淡说道:“省着点酒,一会有好戏看再喝!”

    话音未落,只听得一线城军阵后方,骤然沙暴如狂风,地动山摇。

    “轰!”

    一头浑身燃烧着漆黑火焰的怪虫破土而出,径直朝着半空中的黑甲将领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