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我读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四百六十二章:寒冬一击

      秋田真次没有机会对乌丸茂也说出“我愚蠢的弟弟”这样的话了,他现在只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亲手终结那些草芥人命的混账,他们一直以人上人自居,却不明白在死亡面前没有人可以例外。

    藤田杰夫死了,死在新宿街头一个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边上,断气好几分钟后才被发现胸口插着一柄钢条磨的铁刃。越是人挤人的地方,倒下时越不容易被察觉,而且尼本人还是出了名的冷漠,怕沾上麻烦什么事儿都不想管。

    “这里人流量太大了,当时人挤人反而没人目击到凶案发生的一瞬间,被人发现时他已经死亡好几分钟了,凶手在不在现场都很难说。”死去的毕竟是前任劳动厚生大臣身边的事务官,这起案件让樱田门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劳碌命的新任一课长竹山满不得不亲临现场指挥调查,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也尽数到场。

    竹山满对于这样的说法很不满意,部长已经在办公室发了脾气,他可不想才上任两个月就被换掉,“新宿街头的监控不少,就没有一个拍到当时情形的?”尼本不像宗国那样满大街都是摄像头,但繁华的新宿还是有很多安保设备的。

    “不管凶手是谁,都肯定不是普通人,因为我们调取监控后发现这一带的监控设备在案发当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效果和米国最新研制的一款干扰器很像。”警用的安保摄像头都是联网的,不可能跟店里的一样直接连接硬盘,不然再有钱也支持不了那么多设备的存储需求,而这就让干扰成为了可能。

    “白裤裆,寒冬一击?”竹山满自言自语道。

    “您在什么?”属下不解问道。

    “没什么,想到一点事情。”竹山满摇了摇头,他只是想起了偶然听说的一点传言罢了,真要是那种人干的,他们再怎么查也是白搭,“除了寻找目击者和分析可用的监控外,还得弄清楚死者独自来这里是做什么,知道了这一点也就有了切入点。”

    “您说,会不会是那位感受到了威胁……”助手忍不住提了一下不该提的事。

    关于那个由于死了太多人,而被称为“恶魔医生事件”的港区的特大杀人案,警视厅里够级别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涉及到二十几位死者,性质十分恶劣,一旦真相被公之于众,哪怕三井边雄再有能量也难逃一死。虽然上层为了维护官方的形象,同时保护利益集团的利益,已经把事情给按了下去,但很难说那位议员先生不会杀人灭口,毕竟这些人普遍缺乏安全感。

    “我们只负责查案,其他的事情轮不到我们来关心。”竹山满的心里是有数的,既然上面让他们来调查,还下了严令敦促他们尽快破案,那么就足以说明三井边雄与藤田杰夫的死无关,硬要说他反向思维来自证肯定是无稽之谈,因为到了那个级别根本不需要用这些手段,直接表示人是他杀的上面也会帮忙掩盖。

    三天前,乌丸茂也去找峰义孝交易前就有所预感了,所以做了万全的准备,先在新宿站的行李寄存柜开了个柜子,然后放了一张无关紧要的内存卡进去。在那份邮件里他告诉过秋田真次,谁去了那个柜子谁就是杀他的凶手,因为他一旦出事就会误导凶手去那里找内存卡,请无比帮他报警指认凶手。

    秋田真次是不信任警视厅的,他本就知道凶手是谁,有了这件事的作证之后就更确定去翻过寄存柜的藤田杰夫是杀害了乌丸茂也的人。为了方便自己动手,他向同好会的学姐说会里还有器材在乌丸茂也手里,并且约定好放在新宿站的寄存柜方便他拿取,让她去找调查的警员问问能不能拿回东西。

    三井边雄在警员里是有眼线的,这件事很快就报到了他这里,而藤田杰夫自然也就知道了,他之前去了一趟没找到东西,听到这消息后还以为对方存了两处而他找错了地方,所以才会在此跑到新宿,给了守株待兔的秋田真次下手的机会。

    秋田真次背包里一直放着网络干扰器,新宿站两百个出口,他在动手之前打开干扰器成功之后又关掉干扰器,随后随便找了个入口进入地下再通过其他出口回地面,然后就混在人群里离开了,警方根据监控受干扰的情况以为凶手坐地铁离开了,实际上他不仅没走还在附近的咖啡厅点了杯茶从三楼往下看了好久的戏。

    秋田真次的干扰器很简陋,只是干扰视频信号的传输而已,像化哲敬(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那样直接截取视频信号并替换自己样貌的设备,已经不是科技而是科幻了,他肯定做不到那么厉害。

    “林会长,求你救救我。”曾经不可一世的三井边雄,此时正额头点地,以土下座的姿势伏在林田海面前。黑岩龙造被他亲自下令除掉了,那些研究资料又没有换回他想要的东西,现在连绝对心腹藤田杰夫都被人杀死在新宿街头,他不由得方寸大乱,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前不久刚给他警告的林会长。

    三井边雄是被吓到了,林会长向来讲信用,说杀人全家就一定鸡犬不留,他虽然除掉了黑岩龙造这个不确定因素,却一直捏着手里的资料没交给林田海,现在藤田杰夫被杀他理所当然地觉得这是对方给他的警告,让他交出资料。警视厅那边的内线之前透露,凶手携带了一种疑似米国最新研发出来的信号干扰装置,使得案发现场周边的监控全部失效,而在东京除了米国鬼畜之外,就是这个姓林的最后可能拿出这种东西。

    “三井议员,我之前就曾经告诫过你按我的话去做,可你的主意怎么就这么大呢。”林田海摇了摇头,还咂咂嘴,“想必这些天你已经联系过不少人了吧,这东西有人愿意接手吗?别人不稀罕的东西,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当个宝贝呢?”</>